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被迫讨好那个alpha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青磁 来源:晋江文学城

书籍无风自飘,齐刷刷地朝着江枫飞来。

不一会,一本叠一本的高度堆到了江枫的头顶。

岑归砚的声音从书籍那侧,绕过来,“江老师,你看这些可还满意?上次我见你身子骨较弱,我想还是从基础开始学比较好,承受得住。”

江枫从书籍堆后走到书籍堆前。

用身躯“掩耳盗铃”。

他说:“我想还是算了,离最后考核期限还有一年,三十个学生,我可以的。”

岑归砚贴近笼子壁,道:“大概并不可以,知道每届收够三十个学生的实习老师有几人吗?”

江枫默默后退一步,后背贴着书籍堆。

“几人?”

“一人。”

江枫挤挤眉头,“每届指的是我那八人一届,还是……”

“还是,往届混合你们这八人同归一届。”

岑归砚抬手,无意识般擦了下脸上那永不消失的血痕,他说:“新鲜的,陈旧的,是同种东西便都是一样的,你们也是如此,不然修真学院哪来那么多人趋之若鹜。”

江枫斜过眼。

果然,不正常人手下的学院制度也是不正常的。

“别在心中骂我。”

江枫低头,用几乎不可闻的轻声骂了句。

岑归砚动了动耳,嘴角的笑扬起来更长弧了些,他几百年没见着除陆弃羽那家伙之外的人。

现在的人都这么有趣吗。

“学吗?”

学什么,学后,你才知道什么叫做对牛弹琴。

江枫果断摇头,收不到学生还有解决的办法,但没灵根学修真,早点洗洗睡吧。

岑归砚不是很明白江枫的所想,在他看来,对方修为明显不济。

既然不济,自然要学。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那不是不济,而是压根没有。

岑归砚扫了眼书籍堆,手一挥,少了半堆。

再一挥,少了两个半堆。

最后一挥,只留下一本——《修真法籍讲师入门篇》

江枫在岑归砚的长盯下,弯腰,捡起这本书。

拍了拍书面上不存在的灰,偷瞄上头文字,很好,没有写有灵根者可学。

“学吗?”

“我考虑考虑。”

岑归砚张开五指,“你学这本,我教你收五个人。”

江枫立马把书收到怀里,“成交!”

“很好。”岑归砚手一挥,江枫面前出现一套桌椅,笼子里出现一个讲台,“坐下,现在开始你是我的学生,我是你的老师。”

江枫坐下,桌子上主动出现笔纸。

“首先,我很高兴江同学能主动学习知识;其次,这次课程维持时间为三周,每天晚上我都会把你招来学习;最后,祝愿江同学的修为能更上一层楼。”

等等。

修为,这个不用灵根学习的书籍为什么会扯上修为?

“啊,我似乎忘了和江同学解释,这本是所有书籍堆中最实用也是最难的一本,需要筑基期修为才能学习。不过,能进修真学院最低标准就是筑基期,江同学放心。”

江枫扔下刚握住的笔,站了起来。

“岑院长,我觉得我还是自己招学生吧。”

岑归砚眯了眯眼。

总算觉察出对方的不对劲。

他抬手,一把吸过对方,将人吸靠在笼子外围铁壁上。

“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下一秒,岑归砚的手贴在了江枫的小腹。

两人贴得很近,新鲜的血腥味就从对方身上透到他身上。

“你。”

“没有修为?”

江枫因为这句话回了神,他立马挣脱开岑归砚的束缚,单手抱臂,后退了好几步。

“没有修为,是怎么混进考场的?”

江枫给自己壮胆,“走进去的。”

“没有修为,还能二试全对,不,是三试。”

江枫放宽了一点点心。

成绩好得优待,诚不欺我也。

“你。”

岑归砚收敛了身上所有的温和,刹那间,气势变得凌厉。

脸上的血痕在瞬间被治愈,包括衣服上那如绣花般的红梅点点。

“是谁,派你来的?亦或,你是谁?”

明明无风。

江枫却觉得脸上如刀割般刺痛。

特别是对方说话的那刻,脖子好像缠了根丝带,下一秒就能由外而内地将脑袋和脖颈分家。

他喘不过气来!

“我……咳咳……鬼才……想来你们这!”

压迫感减弱了。

江枫继续说道:“考场是误入的,考试是误考的,我他么想考的是语文!语文!”

不知道是那个词刺激了岑归砚,一下子所有气势都被他收了回去,周边的空气变得温和起来。

“语文,语文是什么。”

“语文就是语言和文学,我知道你听不懂,没关系,你只要明白我一个修为都没有的人,值得你忌惮吗。”

值得,陌生人都值得忌惮。

可这话自己心里听听就行,他得忽悠面前人啊。

“无修为,无灵根,无用。”

前两个他承认,最后一个词过分了。

每个人都有其存在的价值,一片叶子都有,他怎么就没用了。

空间一下子寂静了。

江枫不敢说,岑归砚不想说。

等了很久,大概听心跳跳了一百来下,岑归砚说道:“你对陆弃羽的印象如何?”

江枫抽了下嘴角,回答:“陆院长,人长得帅,可惜是个男的。我的意思是不是我的菜,您放心。”

“还有呢。”

“还有说话有气势、有内涵,就是我不乐意听。我的意思是……”

“接下去。”

江枫合上解释的话,继续说:“修为高,我比不过;脑子好,我比不过……年纪大,我比不过。”

说到后来,江枫没词了。

岑归砚却笑了,是那种畅快淋漓的笑,失去了血痕的他少了些妖媚,多了些清朗。

他说:“很好。想比过他吗?”

江枫求生欲强烈,“不想。”

“不想?”

刚过去的压迫气势卷土重来。

“想!”

岑归砚朝他招手,“过来。”

江枫迈着小碎步,愣是走了一分多钟,才走到铁笼边。

“知道这,是做什么的吗?”

岑归砚的手再次触碰江枫的小腹。

“气存丹田,修真之气融于全身,却存于此。无灵根者,无气。”

“一阶气为炼气,二阶气为筑基,三阶气为金丹。”

“陆弃羽四阶气,为元婴。”

江枫听得迷糊,修真等级他知道,但是气啊气的,搞得他肚子胀气,胸中憋气,要是对方手再放他小腹上多些气。

不对,是多些时间,他气就要出来了。

岑归砚的表情格外严肃,“认真听。”

“你无灵根,无气,要想修真,必须得有气,也就是有灵根。灵根存于根骨,乃是天生所赐。”

江枫扭了扭身子,装不经意脱离对方的手掌,“你这么说,就是想明明白白告诉我,没希望,修真对我而言就是水中捞月、镜中窥花。”

“不是。”

岑归砚收回手,负手而立。

“我想说的是,无灵根的人想修真做梦,你想,求我。”

“我体质特殊?”

男人都有英雄梦,修真,脱离现实的超能力,有机会能得到,恐怕没人会不想吧。

“如果你说摔一下就疼的体质,确实挺特殊。”

江枫红了脖颈,疼是硬伤。

“怎么求你。”

“这样。”

岑归砚抓过江枫,将人正对自己。额头相贴,小腹相连,闭上眼。

江枫被他的举动弄得触不及防,双眼撑大了,瞧向对方放大版的面孔,鼻尖就差了那么一点,差点就碰上了。

他的唇瓣在颤抖,“你……”

“闭眼,静心。”

江枫条件反射闭上眼。

闭了眼之后,对方身上的气息仿佛愈发浓重。

这时,一道刺骨冷夹杂着滚烫热的气从对方小腹传递到他小腹之内。

冷,能冻僵他的身子,热,能融化他的身子。

两股气相互抗衡,相互缠绕与交织,最后达到一种平衡,渐渐地变得温顺,温顺地在江枫的小腹中安静下来。

等江枫身体适应了这种平衡感,突然,那股冷撤离而去,只留下那股热在小腹中温暖身躯。

再之后,就是脱离,对方离开了他。

江枫沉浸在这种状态下,直到身子被改造完成,才睁开眼。

“我……”

他能清晰感觉到自己有力量了。

那种玄幻的,神奇的,修真之气。

岑归砚的脸色看上去不大好,苍白的比起他流着血的时候还要差。

“你没事吧?”

“无碍。我天生双灵根,现在将火灵根转到你身上,日后你便可以修真了。”

江枫眼眶有些酸涩,原来求他,是这个意思。

他有点别扭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岑归砚不回答。

江枫又说:“你这是自愿的,可不是我逼你的。”

“算了,当我欠你一个人情,只要不违法犯罪,我都帮你。”

岑归砚开口了,“顶替陆弃羽,当上修真学院除我外的第二人,能做到吗?”

江枫摸了把小腹,疑惑,“你们不是道侣吗?你让我顶替他?”

岑归砚脸色顿时难看,江枫还从来没见过他这副模样。

难看的像吞了只苍蝇。

“他。”

“道侣?”

“仇人才是。”

“知道我为何一直待在这笼子里,只因他囚了我足足三百年。”

江枫震惊,“你被囚了,不是特殊爱好啊。”

岑归砚扯了扯嘴角,笑道:“确实,那家伙的爱好是挺特殊的。”

延伸阅读

往生帝尊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sygenghan.cn/s5ll.shtml
叶广把银子放到嘴里咬了咬,把扑上来的小桃一把推开,瞪着眼睛:“贼丫头,从哪儿偷来的?

假面骑士:从成为时王开始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sygenghan.cn/604p.shtml
上海浦东,陆家嘴滨江大道旁。张赫望着眼前的高达44层的汤臣一品豪宅,拨通了某个电话。

终极一班之光阴真的走了  http://www.sygenghan.cn/ufe3.shtml
祝你早日找到安身之处,一个让你可以使用功夫的世界。以后不见。漂流*****北门的大街

幻想型亚瑟王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sygenghan.cn/dvje.shtml
余笙说完话,便贴近着林陌。强大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压得林陌气息都不匀了。“乖,听话,

萌小团的头号黑粉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sygenghan.cn/ahwz.shtml
刚走进KTV,一个高大身影以离弦的箭一般的速度迎面冲了过来,我连忙侧身躲开,但仍被来

都市:神级许愿系统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sygenghan.cn/gw3i.shtml
博丽灵梦觉得很烦恼,她时不时会想起那个被她坑去太阳花田的不良天人。那个不良天人可是将

[重生]福寿绵绵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sygenghan.cn/l2q.shtml
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军训,也是我所有噩梦的开始。曾经,我想过千万种可能,只是以这种方式成

万界掠夺者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sygenghan.cn/a681.shtml
如果这都算艳遇的话,那么站在一个男性的视角,余溏那几天简直是被岳翎嫖到就剩下一条裤子

九世妖仙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sygenghan.cn/ypsh.shtml
傅家。傅太太捂住心口,痛心疾首的望着对面的三个儿子。傅竟行自顾自的看报纸喝咖啡,完全

末世余仙在线阅读逃出生天  http://www.sygenghan.cn/bn3w.shtml
郭破虏与曹柔二人早做好了死战的准备,但是他们却忽视了一个人的存在,就连曹柔也忘了,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玄幻万界群聊在线阅读第六节

    耿思思觉得自己出院以后一定得去买个辟邪观音,然后以后都避开那衰神…每次一遇到他都准没好事。第一次就被赔30万,第二次被导演拒绝,第三次被误会贿赂他,第四次差点被压死。还有比他更衰的衰神吗?这不,上次进来以后就因为摔那一下再被压一下,弄了个骨裂和轻微脑震荡。当天晚上吃饭的时候都是犯恶心的,已经整整住院

  • 古灯风尘在线阅读托孤!

    “恩,没想到两年多比见,你小子变得这么强壮了!”阳光下,吴扬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对着林江微微笑道。吴扬并不是那种嚣张跋扈的人,人敬一尺,他就敬人一丈,在他面前耍嚣张,他可以直接把你的脸踩到地上,他的为人就是这么简单。“是是是…我家老爷子请您过去一聚!”听到吴扬的话,林冲显得有些举止无措,但脸上的狂热

  • 大唐之满月葫芦娃之魂归太虚篇第二(10)

    她要把这个疯子丢在深山里,再也不管他了。于是第二天她特地只带着李炫一个人从后山往落霞峰方向采药。落霞峰乃是峨西十二峰之一,藏于群山之中,道路崎岖迤逦,若非她这样来过几十趟的老熟人,非得迷失在林海怪石之中。二月花趁着采药过程中李炫和往常一样四处疯玩的时机,偷偷地踏上了归途。一路上她都在想李炫的各种不是

  • 我的学霸男朋友在线阅读第8节

    “叮,未知生物“狱魂”像在今后跟随您,像成为您的宠物,是否同意?”“叮,未知生物“狱魂”像在今后跟随您,像成为您的宠物,是否同意?”“叮,未知生物“狱魂”像在今后跟随您,像成为您的宠物,是否同意?”“叮,未知生物“狱魂”像在今后跟随您,像成为您的宠物,是否同意?”“叮,未知生物“狱魂”像在今后跟随您

  • 男子高校生的暑假日常之头疾

    午睡起,萧沉璧被宋云娴送到了学堂。因着课时安排,宋云娴下午无事,索性便回了房中。萧沉璧往后要同她住一起,那她以后许多事都不方便去做,既然如此,就得提前安排一些事情,首先,便是想方设法先断绝了自己与太子的婚约。她记得,按照时间段,太子在两年前外出巡查的时候,曾经遇到一位姑娘,便是她的红颜知己,只不过太

  • 英雄联盟之薇恩传丧尸潮

    张东走在前面,李龙走在后面依旧是小心翼翼的,虽然之前张东从那边过来也没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但是李龙还是让张东小心点毕竟他们连危险是什么都不知道,如果粗心大意的话很可能会丟掉命。路上,李龙和张东计划了一下救人计划,大概就是酱紫!!!一会张东进去后就将食物交给那个所谓的张哥,然后对方见食物只有少许,提供给

  • 剑与龙的魔法异世界之弱肉强食! 四更!!(9)

    叶枫挖出黑熊脑袋里面的魔核,放弃了其他的东西,不是因为其他的不值钱而是以为其他值钱的东西太大了,叶枫无法带走,想要在麟落森林继续生存就只有放弃!叶枫把那个魔核放在自己的身上然后向地龙果走去,尽管叶枫知道地龙果要成熟了,但是真当自己看见后还是忍不住一片惊喜。地龙果生长在一片秃地上面,一个枯藤,缠绕在一

  • 洪荒之青龙道尊在线阅读第七节

    宁欢原本以为,这种自带明星气场的大帅哥一定很难接触,说不定还相当难伺候,可是当真的和沈暄熟悉起来后,宁欢才渐渐了解一个真实的沈暄。甚至到了后来,宁欢和沈暄的关系好到一度有大绯闻爆出,引得秦大少爷一度不悦勒令他们之间断绝来往。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剧组拍摄的电视剧叫《笑卧桃花间》是一部唯美的古装玄幻大戏

  • 重回校园的休闲日常第七章在线阅读

    距离八岐邪神莫名失踪已过去一个月了。短短一月内,横压一世的邪神余威犹在,台面下蠢蠢欲动,想搞事儿但更惜命的阴谋者仍缩着头偷偷观望,一时间,除去小动作不断的西煌佛界,反派组织无缝刷新的苦境武林竟是迎来了久违的和平。但正道们的不安却未减少半分。从厄祸诞生的那场终战中幸存的侠士更是有点懵。毕竟他们也是第一

  • 凡尘一场梦在线阅读第5章

    在我填报考古系之前,有朋友曾向我预言:“无论是古墓葬还是古文化遗址,在经过“土夫子”们不断地挖掘盗取后,中国早已出现地下文物告罄的不祥之兆。因为这些都是不可再生的文明成果和人类遗产。人类自毁文明成果的行为,将会导致未来无古可考的尴尬境地。”这似乎是他在危言耸听,但我知道,这其实也是我们考古界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