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所有npc都求我别说话之奇草

作者:大泽玛利亚 来源:晋江文学城

梅长苏的一夜睡的昏昏沉沉,纵然夜间急促的咳嗽,甚至两次的呕血,也未让他神智真正清醒过来。无论是蔺晨、黎纲、甄平,还是飞流、宫羽,皆是衣不解带地守在床边,原本诺大的帅账内围。竟拥挤地有些手忙脚乱。蔺晨嫌碍手,几次赶人去外账,可也只能驱使动黎纲甄平二人,倒也作罢。

烛火映着梅长苏惨白的面容,寒症使他体温如账外雪天般冰冷,额头的虚汗仿若随时会被结成冰珠,因为失血迅速消瘦的面颊,极不安祥的阂目睡着,却每隔一刻都要咳嗽几声。

直至拂晓,蔺晨第三次行过针法,梅长苏的气息才稳了下来,安稳入睡,直至午时方醒。形容依旧枯槁,也食不下什么东西,只能略略饮些药水,却也总吐些大半出来。

蒙挚一众干着急,可无论如何逼问蔺晨,都得不到准确的信息。蔺晨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即便是被他亲手救治的聂锋,也有些许不满。

梅长苏此刻反而轻松许多,虽然内里五脏寒热交替,胸腔仿佛要搅碎一般。可因为许多事情情谊都已放下,心境倒也平静。静静听着众人在外账焦灼的争论着,梅长苏挣扎着想要起身。

内帐只有宫羽与飞流二人,见他此状,皆上来扶他。宫羽尽力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子,轻轻道:“宗主,此刻应该多休息,蔺公子不许你起身。”

梅长苏努力笑了笑,摇头道:“我不出去,只怕他们吵到夜里。”

宫羽从来不忤逆梅长苏,连忙扯来狐裘,仔细帮他环在身上,手势极尽轻巧,仿佛稍稍用力,就会让重病的宗主再受一丝伤害。梅长苏静静看着她的举止,绽出温和的笑容,轻声道:“谢谢。”

宫羽极少见梅长苏这般说话,心中虽一丝暖流,可压不过对他羸弱身体的担忧,匆匆一笑,连忙低头避过梅长苏的眼光,生怕自己脸上任何一丝忧色令他徒增烦恼。

如此二人两侧扶住梅长苏,缓缓从内帐走出。账外几人正值争论热时,看见梅长苏虚弱的仿佛一个掌风就能到地的身影,不由得齐齐安静下来。黎纲箭步上前,略有责备的瞪了一眼宫羽,忙接手扶梅长苏坐下,甄平又急忙移了前后各一火盆,生怕一丝寒气侵入。

蔺晨走过来抓起梅长苏一手,把脉后,转身仰头道:“我说如何,他午时便能醒来,你们倒急的跟什么似的。大军告捷,你们一个个的放着公务不管,围过来跟我一个蒙古大夫讨论如何医人,你们敢医,也要看这病人敢不敢吃你们的药。”

梅长苏禁不住笑了起来,一吸冷气又禁不住喉咙刺激咳嗽了几声,饮了两口姜茶方压住,缓缓道:“大家没有什么好忧急的。”顿了顿,梅长苏拉紧颈前的狐裘,向后靠在椅背上,幽幽地继续,“小时候,父帅猎了一头花豹,就养在府里后院。花豹凶残嗜血,父帅想要练我的胆性,便让聂伯伯带我前去喂食。我害怕,躲在母亲房中说什么也不出来,后来父帅生气了,把我带到后院,又放了花豹出笼,命我三箭□□杀花豹,否则就每晚卧于笼前。我虽然害怕,可咬着牙一箭就射死了花豹。”

梅长苏抬起头,淡淡笑道:“父帅告诉我,人生中的事,是不可能躲过的,唯有面对。”

“小殊,我们一起面对,京中多名医,殿下也必定命御医倾力救治。”蒙挚急道。

“哼,”蔺晨禁不住冷哼,“就你们宫里那些庸医,只懂得怎么把活人毒死,我看救治之法,连我琅琊阁医仆也论不上。”

“你,”蒙挚这一日来早已受不住蔺晨,只是顾及梅长苏在场,强自又忍下怒气。

梅长苏低头浅笑,声音些许清冷,些许凄凉:“蒙大哥,父帅与赤焰当年葬在梅岭,我若回不去金陵,就让我像林殊一样在这里陪他们吧。”

“小殊。”蒙挚气结,拂手转身,看着神色忧虑的聂锋夏冬,急道:“你们倒是有没有好的建议啊。”

正胶着着,飞流突然眼睛一亮,喊道:“来了。”便起身向营外奔去,梅长苏不禁一笑,看向蔺晨,他耸了耸肩,随后跟了出去。

黎纲一阵疑惑,“宗主,是谁来了,飞流这么激动。”

梅长苏笑答道:“天底下能帮飞流管住蔺晨的,除了我,只有蔺伯伯了。”江左众人恍然大悟,蔺老阁主对飞流可谓喜爱,除了宗主,飞流也最喜爱这位潇洒风流的老阁主了。

梅长苏没有算到的是,踏进帅账的不仅是被飞流像猴子一样死死抱住的蔺老阁主蔺仲天,后面还有两位老者,一对青年夫妇。便是鹤发红颜的药王谷谷主素天枢,老成持重的浔阳云氏当家人云聿,十年未下美人榜的云飘蓼以及赤羽营副将卫铮。

蔺晨满脸不开心,一进营帐就冲飞流嚷嚷道:“小飞流,你也忒霸道了吧,我才是我爹正经八百的儿子,你这般抱着他算什么。”

飞流扭头不看他,半推着蔺仲天向梅长苏而去,口中焦急道:“苏哥哥,生病。”

蒙挚见过素天枢,又见卫铮携了女子的手,一想便知这是云氏父女,虽甚少混迹江湖,他也是知道这几人医术齐名,杏林圣手。眼见如此,心中不由大喜,抱拳失礼道:“素老阁主,多日不见,想来这二位是云伯父与卫夫人吧。”

云氏父女点头回礼,便神情关注地看向梅长苏。梅长苏不曾想到诸位长辈,为了自己齐齐来这冰天雪地,自觉不安,强撑着起身,缓缓施礼道:“蔺伯伯,素老谷主,云前辈,北上路途艰难,晚辈如何承受几位长辈。”

蔺仲天蹙眉打量着梅长苏,如今病体难支,气若游丝。上前诊了脉,许久未答话。素天枢见状,爽朗安慰道:“梅宗主不必谦让,你原是卫铮少帅,又与蔺老弟有这些渊源。何况这北境梅岭,我们也不是没有来过。”

帐内人多口杂,蔺晨招呼着把一众人等一一赶了出去,只剩下一群大夫。梅长苏无力道:“你把他们都赶去吹风,我们烤火,多不好。”

蔺晨大大咧咧道:“谁让他们不是大夫,这会儿想偷师,没门。”帐内诸人对他这副样子早已见怪不怪,懒得计较,唯有蔺仲天刻意板着脸,沉声道:“你采的药草还不拿来,扯废话做什么。”

蔺晨从袖间取出已被他干化保存的绛红药草,得意洋洋地分给几位长辈,一面继续聒噪着:“老爹你说我是不是厉害,要不是我算到长苏要糟蹋梅岭那地方,提前采了这些,你们来了估计真的只有西北风吹了。”

梅长苏立时明白他前几日的失踪为何,眼见几位长者聚精会神钻研着手中药草,心下一沉,冰续丹的药力他早已翻过书籍,正如蔺晨当日所讲,三月之期一到,大罗神仙也无能为力。而今事情即便有转机,也绝不是简单一株草药能轻易为之。

“素大哥,你药王谷识药无数,可曾讲过此草?”浔阳云氏虽为医学世家,可云聿半生确实未曾见过这种药草。

素天枢摇了摇头道:“我这几日仔细查阅了医书,药王谷世代相传的《本草方略》,每过十年更新一次,却也未寻获只字片语。想来这草生于梅岭绝地,应为近十年间出现。”

蔺仲天看了眼蔺晨,语意赞许道:“晨儿倒是机敏,及时取了两片叶子飞鸽传送于我。我已试验,这草药性霸道,主干温辛热,二位兄长以为何?”

云聿听言,上前捉起梅长苏的手,细细诊了一番脉象,又仔细问了蔺晨近三月来,他自服用冰续丹后的用药。沉吟片刻,道:“蔺阁主所言不假,此药或为可用,只是梅宗主的身体受不大住,又以至三月尾期,如何用法,总要斟酌尝试。”

卫铮听言,知道救治有望,不由大喜,登时起身道:“义夫,岳父,我可以试药。”

“不行。”梅长苏仓促吐出二字,而后伏案剧烈咳嗽起来。他虽擅长歧黄之术,却也知道,神农尝百草,因误食断肠草而死。如今这株无人知晓的红草,不过平添一丝无谓希望,如何能让卫铮以身涉险。

“少帅放心,我跟随义夫这几年,也见识过不少药草毒性,更何况几位长辈在此,我自不会有事的。”纵然看见云飘蓼眼中有一瞬的忧色,卫铮依旧坚定道。

蔺仲天心中暗叹,赤焰将士的赤胆忠心,这么些年丝毫未减,可惜林燮老弟当年蒙冤而死,否则今日大梁,何须依靠一个病弱之躯,驱逐劲敌。若非当年自己恰好身在北境,只怕这个林家独子,也要英年早逝。如今的情形,倒真似十三年前。一手放在梅长苏的肩头,笑道:“你不必担忧,此草的毒性我已试过的,如今要拿捏用药分寸,我与几位师兄弟也要再斟酌此草与火寒毒、冰续草的生克之道。”

蔺晨插话道:“卫铮试药是有用,只是他体格健康,只能参考。外面那个白毛聂锋,倒更合适些。”

梅长苏本不能接受蔺仲天的劝说,听了蔺晨把聂锋牵扯进来,更加不愿。蔺晨心知他心中的道义原则,此刻劝不得,更无暇与他详细争论,起身打哈哈道:“卫铮你看你,一来就惹你们少帅生气,真是没眼力界。我看你们在这里慢慢研究着,我得把他弄到里面去,省了他捣乱。”

梅长苏一时无语,自己此刻站都站不起来,就这么被蔺晨大大咧咧地招呼飞流架了起来,连挣扎的余地也没有。临要入内,蔺晨回头坏笑道:“对了,长苏耳根子软,你让蒙挚进来和你一起商量对策。”

蔺晨,梅长苏心底不由得骂他千遍。你要救我,可以,不过是将死之人多了一线生机,可你为何不事先告知,为了这一线希望,一众人等为我梅长苏殚精竭虑,可你是否有想过,若结局依旧是死,我要带着何等亏欠离去。

蔺晨与他相识相处十几年,早已猜透梅长苏的心思,静静回应:“你若想骂我,活下来再说。不过从昨日起,我已开始用药泄掉你体内冰续丹的药力,这几月冰续丹虽给了你如常体力,却也伤了脏腑,你行行好,少生点气。等我治好了你,许你骂我三天,不,一天。”

梅长苏想要说话,可抑不住胸中气息紊乱,只能卧床喘气,蔺晨看他的样子,突然又揣起玩世不恭,摇头道:“啧啧,果然还是不听话,说好等治好了再骂,你怎么一点规则也不讲。飞流在,我又不能一掌把你打晕,不过你睡着了我能安静会,看来只能这样了。”语毕,手中飞速闪出几根银针,对了梅长苏几处穴位刺下,果然见他逐渐呼吸平复,浅浅睡去。

延伸阅读

依清香化妆品加盟  http://www.riofilmschool.com/a8wh.shtml
依清香化妆品正式成立。依清香化妆品商贸有限公司从事韩国化妆品批发经销,一手货源,假一

世高加盟  http://www.riofilmschool.com/d81o.shtml
世高塑模是一家集日用塑胶制品,模具制造、开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自主创新的生产型企业

奥乐奥微乐谷加盟  http://www.riofilmschool.com/68un.shtml
奥乐奥微乐谷简介广州奥乐奥儿童用品有限公司是奥乐奥(香港)国际玩具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

宝贝英语说加盟  http://www.riofilmschool.com/uqwr.shtml
宝贝英语说是上海播朵广告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公司成立于2010年8月,是一家专业从事

馨荷加盟  http://www.riofilmschool.com/nroo.shtml
暂无

森林加盟  http://www.riofilmschool.com/p86u.shtml
森林床上用品总部生产销售太空被、夏凉被、冬被、春秋被、儿童被,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

贵己堂汗蒸房加盟  http://www.riofilmschool.com/uvqe.shtml
贵己堂汗蒸房加盟在韩国影视剧上面,人们总能看到或听到汗蒸房。汗蒸是一种休闲项目,源自

倍乐园早教加盟  http://www.riofilmschool.com/sa5z.shtml
倍乐园早教加盟_公司简介倍乐园”教育品牌由倍乐园儿童馆和倍乐园玩具体验两大部分组成。

澳莱优品加盟  http://www.riofilmschool.com/dr95.shtml
--澳莱优品设在澳大利亚,新西兰和香港的采购,进口和营销团队,在广泛了解澳,新两国资

奈韵加盟  http://www.riofilmschool.com/xamc.shtml
奈韵童装:坚持“产品的创新,差异化;市场的整合,全局化;利益共享化,在变化中找准自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我!妖族大帝夜晚

    宇文成摊了摊手:“也没什么。他进门就给我跪下了,一边哭一边扇自己耳光,说他太不地道,尽给我下绊子。以后一定好好反省,求我一定要原谅他……”香奈:“……”一分钟不吹牛逼你就会死是不是?宇文成叹了口气:“我这个人耳根子软,就原谅他了。毕竟今晚上他请了这么多酒……”香奈:“……”宇文成眼睛一亮:“哎?香奈

  • 灵武魔神在线阅读第2节

    一场大雨毫无征兆的下了来,陈子孟提着包裹急急跑向路边的石窟,雨点很大,十分密集,满天都是大片大片的乌云,雨水铺天盖地的向下倾泻,来不及避雨的行人还不及一会便全身湿透了。伸手理了理额前的碎发,把包裹横放在地面,坐着包裹,陈子孟把视线望向石窟外的大雨之中。视线开始渐短,天地间慢慢黑了下来,雨一直在下,一

  • 这个皇子有点甜之第六章

    一路上,邱长卿和公孙辰鱼有一搭没一搭地对话,宋一在后面跟着。公孙辰鱼心想:他不会道歉,我也就不必提还钱的事情了。嗯。谁知,邱长卿突然良心发现,侧脸望着公孙辰鱼,星眸中闪过一丝灿烂的光华,道:“我愿意向你家主子致歉。”听到这话的公孙辰鱼,吓得不轻,她心道:今天讲了这么久,原来是在这儿给我挖坑呢。我不能

  • 给自己加戏之第四章(4)

    清晨总是比夜晚更快来临,徐如林是被饿醒的,对于昨晚的记忆就只剩下隐隐约约仿佛闻到了毛血旺的香味,以及咕咕叫个不停的肚子,最后还是没忍住生理的压迫,给自己加了个宵夜。真是作孽啊!徐如林快步走去上班,一进门就把昨晚做好的表格拿给采货人员:“这是我昨晚做的进货明细,你先按照这个表格进货。”采货人员接过文件

  • 地球禁地第四章

    林飞然先是摇摇头,并再次扫视了一遍看起来毫无异状的寝室,随即迟疑着点了点头。摇头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刚才还挺清醒的,而且看到的画面也特别有真实感,实在不像做梦。点头则是因为除了做噩梦之外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难道是真的有鬼?可为什么扑倒顾凯风的床上就全都不见了呢?林飞然神情茫然地和顾凯风对视了片刻,并在

  • [东京美食]盛放在线阅读第九章

    看着房门缓缓的打开,一股寒意蹭的一下由脚底窜到头顶,我能感觉得到自己瞳孔正在慢慢的放大,全身的血液一下沸腾了起来.阿强也看到我的样子,猛然他也转过身子看向门的方向,由于他的动作太猛,整张床都在猛烈的晃动着,钢铁的床架子都在发出吱吱呀呀的如膏肓病人的痛苦**声.门虽然被推开了,但是在我和阿强四只眼睛的

  • 真实之海与灰尘世界第9章在线阅读

    凌晨,冷风吹来,扬起男人的斗篷。他身穿黑衣黑裤,坐在高楼屋顶上。一腿伸直,一腿曲着,右手放在曲腿的右膝上。冷风吹起遮挡眼睛黑发,他寂寞地望着已经没有任何值得留恋的世界,左手无名指上是一个黑色宝珠的戒指。“晴,这个世界如此待你,我该怎么办?是不是,该给它一个惩罚,还是......什么都不做呢?”他,名

  • 偶像练习生之攻略蔡徐坤穿越到龙珠

    时也的无限旅行○第一章穿越到龙珠做为一名90后,时也的压力很大。尤其是穿越之后,穿越前,他是一名宅男,过着误解与被误解的生活(雾)只有26岁的他却经常被人叫大叔,出门买东西会被迷路(被出租车司机当成外地人拉着绕远路,明明坐了你好几回车的好不好。)过小区门卫的时候还被当成送快递的要登记,(劳资虽然大包

  • 万物之灵仙灵雪地球被占领

    地球年2021年记载......一巨大的外星不明飞行物突然来访地球,飞船上下来一大群身穿黑色盔甲的巨型士兵,好在不明飞行物停留在地球上一座叫做北湖城的城市后,三天后便离开地球......地球军方试图通过与不明飞行物下来的士兵来进行交涉,但是依然没有任何人知道这艘不明飞行物到达地球的目地。这件事一直发

  • 混乱末世,唯战天下在线阅读望乡台

    小飘在这世上也不知道飘了多久,只知道身后的黑洞无限延宕。小飘经过土地庙,走过黄泉路,也见过野鬼村,但是她总是喜欢在望乡台徘徊,有时一坐便是人间几世。这望乡台是灵魂们最后的眷恋,在这里可以回首前尘,看看自己的家乡和亲人,看过之后都会撕心裂肺的哭上一番,她不知自己有没有经历过生离死别,她不明白这种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