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一不小心就成首富了在线阅读第8章

作者:蜡笔小鬼鬼 来源:飞卢小说网

姜蓝蓝死死地盯着镜子,自己皱着眉头,镜子里的美人儿也皱着眉头,自己瞪着眼,镜子里的美人儿也跟着瞪着眼。

姜蓝蓝深呼吸一口,微微颤抖着伸手抚上自己的脸,触感真实,不是假的。

仙蕖见她一副又惶恐又不敢相信的模样,轻声喊道:“姑娘?”

姜蓝蓝伸手握住镜子,对着镜子哈了口气,然后用袖子擦了擦,镜子更加清晰了,映照在镜子里的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也看得越发清晰了。

姜蓝蓝不知是激动还是害怕,顿时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她昏睡了好久,一直不见转醒,仙蕖和洛香一直守在床头照顾她。她头上不断地冒出冷汗,整个人像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连昏都昏得不安宁。

洛香担心道:“仙儿姐姐,冬迎姑娘怕是做噩梦了。”

姜蓝蓝确实是做了一个噩梦,梦里,一个穿着红色嫁衣,美艳绝丽的女人正朝自己冷笑,她的声音像幽魂一样飘绕在自己耳边:“这是我的身体,我不会让任何人抢占我的身体,我会回来的,我一定会回来的……”不断地重复。

而且那个女人靠自己越来越近,最终,她一把掐住自己的喉咙,一字一顿地道:“去死吧,姜蓝蓝。只有你死了,真正的姜蓝蓝才能活。”

姜蓝蓝额头上的冷汗越来越多,洛香帮她擦了又擦,担心地问道:“仙儿姐姐,要不要告诉太子,让太子早点回来?”

仙蕖思忖道:“太子今儿一早就被皇上召进宫了,哪儿能说回来就回来。你在这里守着,我去外面看看。”

商然自然是还没有回来的。

此刻,他正站在皇宫的金銮殿上,一同并列而站的还有二皇子萧楚以及六皇子萧毓。论身份而言,二皇子萧楚乃皇后所生,身份自然高贵,六皇子萧毓的母妃虽然乃宫女出身,但好在皇帝宠她,所以照样对萧毓疼爱有加。而尽管商然已经被立为了太子,但对于别人来说,他仍旧是来历不明的野孩子,尤其是对于萧楚和萧毓来说,突然平添一个兄弟倒没什么不可,但这个兄弟一跃就成为了太子,难免让人不服气。

皇帝考虑到了这些,所以想将西域最新进贡的三把绣香宝剑分别赐给了他们,用来明示,自己并没有区别对待他们三兄弟。只不过这三把绣香宝剑的剑鞘上都刻了不一样的花纹,分别是疏影寒梅、陡崖苍松、以及凌霜青竹。

皇帝坐在高高的宝座上,语气里充满了威严: “剑,乃利器也,开国之道。这剑上又乃岁寒三友,经冬不衰。朕将此剑赠与你们,一方面希望我朝代代昌盛,另一方面也希望你们都如松竹梅一样有美好的品格。”

皇帝命人将那三把绣香宝剑呈了上来,继续道:“现在,朕让你们自己去选,谁先来?”

那三把宝剑分别由三位太监用托盘呈着,托盘上盖了一块红色的布,遮住了图案。明摆着,皇帝是让他们自己选,但实际上,谁先选,是一个很难抉择的问题,他还想告诉他的儿子们,即便你有选择权,也不一定能选到自己喜欢的。

另一方面,皇帝还想看看,对于这个问题,他的三个儿子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金銮殿中,静悄悄的。

萧毓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漫不经心,目光懒懒地看着宝剑,也看不出他是对这宝剑感兴趣还是不感兴趣,倒是他先开口了,语气散漫:“太子和二哥都不说话,看来是有谦让之意了。父皇,那儿臣就先选了。”他微微扬唇,语气停顿,“儿臣想要,太子面前的那一把。”

皇帝微微挑了挑眉,没有表态,而是转而向萧楚问道:“楚儿,你呢?”

萧楚即便是回到皇宫,身上穿的衣服的颜色也很素雅寡淡,正如他脸上温文尔雅,与世无争的神情:“父皇既然赐剑,那剑自然具有父皇寄予我们的同等的寓意和希冀,所以无论哪一把,儿臣都欣然接受。”

两个儿子的此番回答,皇帝其实都已经预料到了。他的二皇子萧楚,自从母妃被打入冷宫之后,便就懂得查言观色,即便是身为皇后的儿子,也对什么事情都不怒不气,不争不抢。而六皇子萧毓,从小气焰便有些高,并且喜怒分明,想要的,一定要得到,不想看见的,也最好离他十万八千里。

皇帝一直在暗中观察着商然的表情,他没有从商然脸上瞧出剑对他的吸引力,也没有瞧出他不想要剑的意思,反倒是看出他有些心不在焉。

“然儿,你怎么想?”

商然此前一直敛着眼沉默,直到皇帝开口发问时,他才微微抬起头与他对视,喑哑地开口:“儿臣听从父皇的决定。”

皇帝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商然之所以不想改姓萧,那是因为他一直不承认自己是萧家的孩子,所以他从来没有喊过皇帝一声父皇,现在他突然改口了,让皇帝有些难以言喻的久违的感动。

商然上前一步,将盖在剑上的红布掀开了,那一是把凌霜青竹。

商然修长的手指轻抚着上面的竹子图案,神色波澜不惊,语气平静:“若父皇真的让儿臣们自己选,那也应当是让一个太监同时将三把剑呈上来,而不是分别对应着呈上来。”商然将剑微微举高,躬身,“儿臣谢过父皇。”

皇帝对商然的回应感到高兴,既侧面回绝了萧毓,又猜中了自己的心思。

萧毓也并未生气,他只是悠悠地挑了挑眉,懒懒道:“父皇为太子选了竹,那儿臣就看看父皇为儿臣选了什么,”萧毓揭开布,淡淡地哦了一声,声音意味悠长,“是松啊,儿臣谢过父皇。”

萧楚接过最后一把剑,眼睛深沉地望着这一枝寒梅,微微笑道:“那剩给儿臣的,就是梅了。”

皇帝颔首道:“梅花凌寒独放,又不居功自傲,也正似你这般性子,朕觉得与你很配。”

萧楚微微躬身:“父皇能了解儿臣,儿臣欣喜,谢过父皇。”

皇帝继续道:“好了,朕乏了,你们先退下吧。”

萧楚和萧毓都转身退下了,唯有商然还站定在原地,皇帝微微诧异,道:“然儿可还有事?”

商然抿着唇:“儿臣有一事相求。”

“但说无妨。”

“儿臣想从药师院取一枚上等的千年灵芝,望父皇成全。”

皇帝听了这话,心中颇为担忧,怕是他胸口的伤还没有好,便走了过去,想要看看他的伤口,商然下意识地就往后退了一步,因为他抵触皇帝的触碰,但最终,他没有退太远。

他刚进宫的时候,皇帝百般照顾他,关心他,赐他各种华丽贵重的物品,他都对此不屑一顾,甚至当皇帝说要封他为太子的时候,他的内心都无动于衷,波澜不起,这都是因为他对这些并无所求,而且他也不想卷入皇室权位的斗争当中,所以他不在意。

但是,现在姜蓝蓝被他找到了,他很不确定姜蓝蓝会不会再次因为他一无所有,满足不了她想要的生活而再次离开自己,所以商然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好好稳固自己现在的权势。最重要的是,他还不想就这么轻易地放过她。

“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朕,朕会派怜月好好为你诊治。”皇帝拍了拍商然的肩膀,语气关切。

一想到要认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为爹,商然仍旧觉得浑身不自在,但是他还是点了点头。

“好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皇帝道。

商然立在原地,顿了顿还是说出口了:“如果,我真的不是你的儿子呢?”

皇帝一愣,有些怅然,但看着商然那张和淡露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脸,随即非常肯定地笑道:“不会,你就是朕的儿子。”

商然不再问了,躬身道:“儿臣告退。”

商然取了灵芝便立即出宫,没想到会碰到萧毓,看样子是在特意等着他。商然不知道萧楚是不是真的对自己没有芥蒂,但商然一定知道,萧毓是处处针对自己,把不喜欢自己的情绪摆得光明正大、人人可知。

“真没想到,太子的变化倒是挺大的。”萧毓手里提着一小串儿葡萄,吊儿郎当地吃了一颗。

商然知道萧毓是指自己对皇帝的态度,他抬头看了看天上变幻莫测的云,面无表情地承认得大大方方:“确实挺大的。”随即眯了眯眼,扬唇,“六皇子,有意见?”

萧毓又享受地吃了一颗葡萄,幽幽地笑了:“太子若要这么认为,那便是了。”

商然慢慢扬起手中的剑,平静地道:“这竹子和松树,一年四季都常青。常青,意味着不变,父皇在明示你我,各自守好自己的位置,不要变动,更不要妄想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萧毓摆出一个不同意的表情,漫不经心地笑:“这可不一定,你也常青,我也常青,二者不能并存,父皇在告诉我们,要一较高低。”

商然不怒不笑地望着他,淡淡道:“那我们就看看,谁能够常青到最后。”

萧毓见商然转身走了,微微勾唇道:“太子,今夜可要睡个好觉呀,千万不要因为臣弟的话而寝食不安、忧心忡忡、夜不能寐。”

商然顿了顿步,目光幽深地望着萧毓,唇角微扬,低沉道:“也许有人能够左右我的情绪,但那个人,不可能是你。”

一阵秋风吹过,微拂萧毓的衣袂。

他站定在原地,抬头看了看一望无际的深蓝天空,微微眯眼,伸了个懒腰:“真是个好天气呐。”

延伸阅读

青江加盟  http://www.bnelettronica.com/yimk.shtml
南昌市西湖区惠民粮机经营部成立于2009年,是江西省南昌市一家经营榨油机及配套设备的

聚乐加盟  http://www.bnelettronica.com/d6s6.shtml
聚乐毛绒公仔是仪征市刘集镇聚乐玩具厂旗下产品,总部是毛绒玩具、塑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

寰宸千木加盟  http://www.bnelettronica.com/d6gd.shtml
寰宸千木家具总部是出口欧美家具款式研发、生成、销售、配送、售后服务的行业标杆。大连寰

美丽之星加盟  http://www.bnelettronica.com/d4my.shtml
美丽之星美发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卷发器、直发器、化妆品、护肤品、日用品、美容美发电子仪

故事村KTV加盟  http://www.bnelettronica.com/nes7.shtml
企业在不断塑造文化娱乐专职知识品牌的历程中,自一九九六年起,先后在各省市各地投资兴建

乐跑加盟  http://www.bnelettronica.com/gwg5.shtml
苏州互爱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专门从事智能穿戴设备研发、生产、销售的科技

翔久干洗店加盟  http://www.bnelettronica.com/utyu.shtml
翔久干洗店是上海翔久洗涤设备(杭州)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翔久集团是国内干洗名牌之一,

威斯利夫服饰加盟  http://www.bnelettronica.com/x1qn.shtml
威斯利夫服饰创立于2010年,以设计为核心,集生产和销售为一体,是国内出众的服装设计

固家镁加盟  http://www.bnelettronica.com/d0pn.shtml
固家镁生产和开发各类橱柜灯饰、拉手系列、配件系列等,厂房占地面积数千平方米,并且全线

饶教授全脑开发加盟  http://www.bnelettronica.com/btz.shtml
饶教授全脑开发从实际教学中积累整理了开发孩子五大智能的详细教案和趣味教材及丰富的教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星辰大宇宙之重生

    长安城的暑天很长,岐山上的行宫内早已经有了凉意,长安城内却是依然暑热难耐。司马淳撑起半边身子,有些愣愣地看着身上穿着的薄薄的夏衫长裙,这完全是一幅消夏的装扮。可她明明记得,记得自己之前穿的,是厚厚的袄裙,里面蓄了厚厚的棉,都是自己亲手一针一线做出来的呢,怎么这一会儿,就变成薄衣裳啦!司马淳觉得头疼的

  • 实力至上的斗鲲世界饕餮来袭【求收藏】

    “这里就是地球了啊,看起来和我待的地球一模一样啊,下去看看。”林奥来到地球的外太空,看着眼前的地球,心情都变得高昂起来。随后他直接化作一道流光,飞快的飞入了地球之内。“宿主,在这个超神学院的世界里面,这里的地球和你待的地球没什么区别,但是因为你的出现,超神学院的规则和以往的剧情也会走向未知数,祝您好

  • 目标!追到那个城主!举债救父

    张冠男随着父亲的担架来到镇上医院,匆匆忙忙找来一位姓孔的大夫。孔大夫粗略地查看了一遍伤情,神色严肃地说道:“病人伤得实在太重了,已处于休克状态,得赶紧住院检查治疗。没准儿还需要动手术呢,我给开个单子,赶紧办理住院手续吧,先交一千元押金。”“大夫,能不能先抢救病人,押金随后我就送过来。”张冠男恳求着大

  • 大唐异妖第三章在线阅读

    “楚大哥可知昔日的黄山世家?”叶凛问道。楚留香只愣了一下,便道:“昔年华山剑派和黄山世家一场大战,使得黄山世家满门被灭,十多年后,华山七剑也被人所屠。”叶凛看向星空,心想可真美啊,口中却道:“石观音原名李琦,正是黄山世家唯一的幸存者。当年有一人看她年纪小又姿容绝美不忍下手,被她逃过一劫。但死里逃生之

  • 从虫族开始的进化之路在线阅读第四章

    阿船就在这巨大的震惊中坐上去太初宗的宝船。岐山处在南海边,太初宗在中洲,两者相去甚远,即使是速度最快的宝船也要半月才能到。然而杨南飞准备充足,宝船上样样不缺,秦芷也是一个不爱动的性子,日日宅在自己那一方地中。阿船却是相反,凭着多年的小二经验硬是和这群太初宗弟子混成以一片。然而在阿船几番试探下却是未能

  • 葬魂鬼语第6章在线阅读

    傲南却又是冷哼一声,直接就走了。碧落看了傲南一眼,拉了一下锦华的衣角,跟在了傲南的身后。果然,傲南回过了头,非常的不耐烦:“你们跟着我做什么?”碧落笑了笑:“大道朝天,各走一边,我们走哪里,碍你什么事?”傲南又看了碧落一眼,终于是什么话都不再说了。此时一直在不周山外围观察着这些如山弟子的那些人,身前

  • 超灵战神在线阅读第九章

    推开门的那一刻,宫剑的视线就被那一片雪白给吸引了。也许是来亲戚弄脏了裤子的原因,林岚将裤子退到了膝盖下面的位置,而那双雪白的大腿,被完完全全的暴露在空气中,一览无余。这一刻,宫剑终于对“腿玩年”这个词有了全新的认知。别说是一年,就算是一辈子,他都不会觉得腻。“不许看,你闭上眼睛。”感受到宫剑那仿佛要

  • 我能让梦境变成现实第四章在线阅读

    刘备那表情经过风呼啸得就如冰块一般,不时还打着冷颤:“喂!你俩亲亲我我够了没,倒是……阿啾……阿啾……倒是让我进来!”“额……”赵云二人一脸茫然若失一般心中暗暗骂道:这哪里冒出来的电灯泡,还是十万伏特加的,活该被冻成冰块!哼!过了数十息后,赵云经过十分认真仔细思考后,靠近貂蝉的耳边,深深吸一口气,扑

  • 横天出世第三章在线阅读

    003.美丽的事物都会得到爱惜“你在威胁我?”笑眯眯的狐狸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星野冬月冷下脸色,“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我不回去也不答应的话,为难的反而是你才对吧?”否则这种仿佛被怪兽追在屁股后面,如此焦急将她带来这个“本丸”的行为,岂不是很奇怪?“并不是威胁呀。请审神者大人不要误会。”狐之助说着,

  • 综影视之剧透好不好在线阅读第6节

    瘦高男人端坐在墙头上,两只圆眼贼贼地盯着我。他看了看旁边的周玉庭,嘴里发出不屑的“哧”声,接着顺手从身旁的树杈上揪了颗橘子,向后一仰翻过院墙。走了吗?我轻喘一口气,想尽快带周玉庭离开,谁知方才一不留神,就被他偷空钻进屋里。瞧他跟在拐棍老头后面屁颠屁颠的模样,全无防备。“喜姐姐,好吃!”周玉庭突然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