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第一奸臣的白月光在线阅读第五章

作者:红色风车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何致远重新坐下,“殷半莲。”

“在。”殷半莲知道肉戏要来了。

“听山长说,你前些日子摔马后得了失魂症什么事都不记得了是吗?”何致远问。

“是的。”殷半莲沉声应道。

“然后你申请把下半年的考核延缓,山长也应承了?”何致远再问。

“是的。”

“听说你还要重新更换课艺?”

殷半莲深吸一口气,答道,“不错。”全场的节奏全由他掌握,她该如何打破这局面?冒然打断是不行的。

这样层层推进的问法,越发显得他们有理搅三分,原先同情殷半莲遭遇的皆被他们一个又一个的要求弄得心理不舒服。

果然,彻彻私语声变大了。

“她以为自己是谁啊,恁多要求。”

“我看就是丑人多作怪才对。”

众口砾金,积毁销骨。卢秋仲打的好算盘!殷九华的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不远处凉亭上,被殷九华恨得咬牙的卢秋仲正烦躁得踱着步子,“过了,过了。”

他只是不忿殷九华用书院来拿捏自己,方欲借何致远之手略施薄惩。岂知何致远根本就是一头蠢驴,被人设计了还不知道。

这人除了能做些学问,其他事真是蠢得让人捉急。

“啧啧,那个女娃可惜了,闹成这样,怕是不好收场咯。”一邋遢老者抱着一壶酒靠了上来,一只手搭在卢秋仲的肩上。

卢秋仲嫌厌地推开他,“脏死了,给我滚远点!”

“我是衣服脏,你呢,手脏心也脏。我都没嫌弃你,你倒嫌弃起我来了?”老者意有所指。

卢秋仲懒得理会他。

程婕在场外,看着场内成为焦点的殷半莲,冷冷地笑了。

“好,这些事你承认就行!”何致远站了起来,“你于书院马场摔伤脑袋,固然值得同情,但反过来一想,何尝没有你自己学艺不精的原因?便是如此,山长体谅你不易,答应你推迟考核的时间。可是你呢,竟然还不知适可而止。师者,如父也,岂是你凭着性子想换就换的?你还有一点尊师重道的心吗?”

何致远厉声喝道,一席话说得在场的人都屏住呼吸。

殷半莲静静地立在那里,没有急着辩解,似是被镇住了一般。

何致远很满意这种效果,接着说道,“山长既然答应了你更换课艺的要求,老夫管不着也懒得管。可你偏偏选了算学这一门,老夫就不得不管。”

“老夫今日唤你来,就是想明白地告诉你,我算学这一门可以收蠢笨如猪的学生,可以收贫寒之子,甚至可以四肢不全者,独独不能收品德败坏之人!而你,老夫不想收,不能收,也不愿意收!你——好自为之吧!”

说着,他甩袖,转身收拾东西欲走。

鸦雀无声。

这话搁在大齐这个尊师重道的朝代,已经是很严厉的批判了,若殷家不能解决这次危机,殷半莲的名声算是毁了。

这一席话下来,说得人震耳发聩,情绪澎湃。若殷半莲真是何致远口中所言之人,指定羞愤欲死了。

众人拿眼去看殷家兄妹。令人意外的是,殷家兄妹的情绪没有崩溃。

殷九华名声在外,此时能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算得上是意料之内的事。可仔细看那殷九华,虽然面上不动声色,但紧紧咬着的后牙床,还是可以窥见其内心是煎熬翻腾的。

可殷半莲那么平静就值得探究了,是傻还是不懂?

“何夫子,且慢。”殷半莲知道该她出场了,若任由何致远离去,他前面的话就完全给她定了性,她日后要翻盘就难了。

“你给我扣了那么大的帽子,请容我替自己说两句。”

何致远皱眉,不知道她有什么好说的。

“你不必多说了,在老夫看来,随意更换授业老师,就是大逆不道!”

殷半莲没想到此人那么迂腐。

“所谓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学生心有疑惑,何夫子是否该听一听呢。”这人不逼就是不行。

“说!”

“我从马场上摔破头,前尘之事未曾留下半点记忆。此事,知道的人不少。打我醒过来,人生于我来说就是重新开始的,我想随着自己的心意重新选择课艺,这无可厚非吧?毕竟兴趣是学好一门技艺的首要条件。我也想成为夫子们的得意门生,而不是勉强自己学自己没兴趣的课艺进而成为一个拖尾巴的存在。不管这请求在夫子看来有多么的不合适,本意总是好的。”

何致远皱眉,“于你所言,你更改课艺还有理了?若此时你已嫁人,醒来发现丈夫不符合你的心意,岂不是要更换门庭?”

这话就诛心了,继方才不尊师重道之后,再加上这句,谁家还敢娶她?

殷半莲眼中划过一抹厉色,可脸上仍是一派平静,“两者岂能相提并论?再说了,若是我们提出更改课艺的请求不妥,山长可以直接拒绝。只要他给的理由合情合理,我相信,咱们书院所有的学生,包括我,都会接受的。因为咱们都是明理明智之人。”

这话,谁敢否定?谁否定谁是傻子。

穆重华眼中划过一丝惊异,她没想到几日不见,一向横冲直撞的殷半莲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连带着一片人,谁也不敢反驳她刚才的话。反驳不就等于承认自己非明理明智之人了?

殷半莲接着说,“可他没有。便说明此事是可行的。”

被点名的卢秋仲闻言,差点没跳起来,他哪里没有拒绝了,只是迫于无奈答应了而已。

而那邋遢老者眼中划过一抹异色,神色也认真起来,不再吊儿郎当地靠着人。

殷半莲乘胜追击,“而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书院也有自己的规矩吧?您此番的作派是不服山长的安排么?其实你不服山长的安排,大可去和山长闹。可你不,反而来找弟子麻烦,莫非是欺软怕硬?”

何致远暴跳起来,“胡说,我没有!”

殷半莲淡淡地说道,“事实就是事实,不然,我今日不会站在这。而你刚刚的意思,就是全盘否定了山长的决定!”

对于殷半莲的话,何致远简直恨不得捏死她,可是看着冷静自持的她,似恍然悟了什么,冷冷地道,“哼,任你怎么狡辩怎么激将,我就是不同意收你,如何?”

殷半莲眼中闪过一丝幽暗,不受激将?那就别怪我了,“你是夫子,我是学生,自然不能如何。可国不行二法,何夫子你置山长的决定于不顾,恕学生直言,夫子今日的做法乃大错特错!令行禁止于你来说,简直就是屁话!阳奉阴违说的就是你!”

“最后我只能庆幸,幸亏这里只是一个小小的书院,而非朝堂。夫子你也仅是一个夫子,而非权臣重相,不然,国之乱矣!”

场面比方才何致远训斥殷半莲时更静。

“你——你——简直胡说八道。”何致远气得涨红了脸,看殷半莲的眼神像淬了毒液一般。

漂亮!刚才何致远给她扣了一顶大帽子,如今殷半莲还了他一顶。并且,今日之语传扬出去,基本上杜绝了他出仕之路。

而且情景对换,刚才殷半莲被扣帽子时有多淡定,就越发显得何致远的狼狈。

殷九华嘴角微扬,眼中露出淡淡的笑意。

“华子,这真是你妹妹吗?怎么觉得变了一个人似的?”曲恒问。

马场伤人事件,因为清荷书院的两个正副管事分别去了程家和殷家,程婕殷半莲两人的后续情况也没有特意隐瞒,学院的学生们都知道了程婕摔断了腿而殷半莲则摔破了脑袋得了失魂症,也说不清谁更惨一些。

而清荷书院与松鹤书院比邻而建,两个书院的社交圈子其实差不多,所以消息基本上是互通的。

其实松鹤书院的男学生很少关心这些事的,只是曲恒、夏瑾瑜、韩洪章和殷九华玩得好,本来打算这两日相携上门拜访的。刚才在学堂上课时听说殷家妹妹出事了,他们担心殷九华,便跟着过来了。

“是啊华子,不是说失魂了吗?这彪悍程度是过去的近百倍啊。”韩洪章简直叹为观止。

“她只是失魂,并非变傻。”殷九华亦是回答得淡然。

韩洪章噎住了,他能说,这两人不愧是兄妹吗?

而不远处亭子上的卢秋仲简直大惊失色,殷半莲那话,毁的不止是何致远,传出去,连聘请何致远的清荷书院都会受影响,识人不明啊。可他一时间又想不出好办法来阻止事情的恶化。他此刻是真有点后悔了,早知道就约束着何老头一点了。

他如今是真的觉得殷家兄妹太令人头疼了,俩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见月湖边,到了此时,旁边人的言语想法对于对峙中的两人来说,没有半点影响。

何致远狠狠地盯着殷半莲,眼中闪过幽光,“行了,你不用鬼辩了。说了那么多,你无非就是想顺利地更换课艺嘛。我等也不是那种不近人情的人,既然你说山长答应了你更换课艺的要求,老夫就给山长一个面子。你呢,想学算学可以,但老夫也不是什么歪瓜劣枣都收的!须得经过考核。”

此话一出,刚才剑拔弩张的气氛有所缓和。

所有的人都拿眼看向殷半莲。

殷半莲却觉得此人太能自说自话了,而且自视甚高。不过,他那话不管是给他们俩台阶下,还是另有打算,她都不打算按他的想法走下去。因为经过刚才的事,她与何致远已有隔阂,所以这门课艺她是不会放入选择课目里了。只是可惜了一门能让她在总考核里加分的课艺。

殷半莲的不语,何致远只当她是默认了。

“这样吧,老夫也不为难你。”何致远将他的得意弟子叫过来,“秦曦,你来。”

秦曦有些不明所以,可夫子相叫,她依言过去了。

待秦曦过来之后,何致远继续说,“殷半莲,老夫出三题,若你能先于秦曦解出,便算你胜。你想学算学,老夫决无二话,你敢不敢应战?”

这是存心刁难!

殷九华冷冷一哼,方想拉起他妹妹走人之时,却被殷半莲反手压住,然后她往前踏出半步。她不能让殷九华替她出头,别看她把何致远挤兑得说不出话来,其实这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非不得已为之的做法,于她的名声来说总归是有碍的。殷家有她一个美玉有瑕的妹妹就已是不得已,无需再搭上一个殷九华。

“抱歉,何夫子,恕我不能从命。”

“怎么,怕了?连这点考核都不敢应下,还有什么资格在清荷书院里挑三拣四的?”何致远嘲弄道。

“非不敢,而是正如你看不上我一般,我也不想有一个在品德上有瑕疵的夫子。”若是她应了,岂不是要自打嘴巴?若是他在她说出后面那番话之前打住,能软和态度,即使要考核才能决定她的去留,她也应了。可惜,太迟了。

“都是借口!”何致远冷笑,“怕就直说。”

殷半莲无奈了,“即使我应下了,胜出了又如何?授业恩师,如身同再造,彼此关系不说亲密无间,至少不是如同你我一般彼此相看相厌,你又何必一再逼迫?”

“你才真真是伶牙利齿,颠倒黑白,一开始明明是你自己想挤进算学来的,如今老夫给你机会了,你却因害怕一而再再而三地找些似是而非的理由拒绝。”

“你就那么笃定自己能过了考核?”何致远语带轻蔑。

众人都拿眼看向殷半莲,可她仍旧静默不语,别人也摸不准她的深浅。

何致远只当她心虚,方才她言语间流露出她能通过考核的笃定,他却是不信的,心里一发狠,“好,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对个*。若你真的能胜出,有你的地方,老夫自动退避三舍。若你败了,就请自主滚出清荷书院,如何?”

众人倒抽了一口气,这下子玩大了。

良久,就在众人以为殷半莲不会答应之时,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好。”

众人又开始嗡嗡嗡地私语。

“她没疯吧?何老头出题,是出了名的难的,更何况现在何老头还看她不顺眼。”

“自大,真以为算学那么好过关呢。”

情况出乎他的意料,何老头伸手挖了挖耳朵,然后再次确认,“你说什么?”

“我说好,我应战。”殷半莲依然不改答案,眼前的危机,少不了自己拿话相激的原因,却也是她想要的。

作为曾经学霸级别的存在,在诸多课程里总有几门要力压群雄的,不巧,数学正是她最擅长的捞分技能之一。

“好,好。”何致远连说了两个好字,“小武,过来。”

他招手将算学的教仪唤了过来,吩咐了几句,他就跑走了。

“咦,有意思,有意思。”凉亭上,那邋遢老者眼珠子一转,朝隐在角落处的小僮招了招书,然后耳语几句,那小僮便离开了。

“好!有胆量!”

一青衫女子从侧边缓缓行来,眉眼含笑,举止间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写意。

书院的姑娘们认出此人正是听花先生墨云馨。

“何致远,为了替那瑶琴仙子出一口气,你竟把名声也搭上了,可真够拼命的。”

“住口!今日之事皆因我而起,无关旁人,莫要攀涉他人。”何致远面无表情。

墨云馨走近了,往亭子边一坐,靠着围栏,“哼,你倒好心。可惜啊,捅出这么大一个搂子,你那瑶琴仙子却躲起来避而不见,我真替你感到寒心啊。”

两人的对话,将三人之间的纠葛扯了出来,旁的人顿觉精神一震。

“墨云馨,请你闭嘴好吗?”何致远道。

墨云馨哼了一声,算是应了。

“你便是殷半莲?”墨云馨将殷半莲上下打量了一翻。

“正是小女。”

“听说你还选了莳花的课艺?”

“是的。”

“马马虎虎,还算差强人意吧。”这话,算是对她选了莳花这门课艺没有异议了。

“墨云馨,你有什么事等此间事了再办,成吗?”何致远不耐地道。

延伸阅读

海翘钓具加盟  http://www.adamshiprepairs.com/6egc.shtml
海翘钓具是威海海翘渔具有限公司旗下品牌产品,自创建以来,不断发展壮大,已成为集研发、

华胜汽车维修加盟  http://www.adamshiprepairs.com/s3h8.shtml
广州华胜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创立于1998年,04年开始将发展重点转移到豪华车专修市

卡尼亚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adamshiprepairs.com/6z7x.shtml
卡尼亚皮具护理是杭州卡尼亚皮具护理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公司秉承市场需求为导向,不断的

泰富红梅加盟  http://www.adamshiprepairs.com/pdbj.shtml
泰富红梅眼镜店项目简介眼睛是一个人心灵的窗口,所以对自己的眼睛,也要多加呵护,杜近视

玉美翠加盟  http://www.adamshiprepairs.com/syky.shtml
北京玉美翠玉艺连锁有限公司是由工商部门批准成立的正规珠宝玉器连锁经营企业,是中高档玉

向阳加盟  http://www.adamshiprepairs.com/ax1j.shtml
向阳渔具主要生产台钓竿手竿钢笔杆矶钓杆、海竿高中低档鱼竿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

上树鼠加盟  http://www.adamshiprepairs.com/x4mt.shtml
上树鼠婴儿用品是婴幼儿内衣、保暖内衣、宝宝套、儿童套装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匠边鱼鲜鱼馆加盟  http://www.adamshiprepairs.com/b8o1.shtml
“匠边TM鱼”鲜鱼馆可追溯到2009年,源于品牌创始人的家乡四川沱江边,那里山清水秀

安丹尼澳加盟  http://www.adamshiprepairs.com/xgof.shtml
隶属香港奕杰实业集团,一家集包装,广告展览展示用品产业链大型企业,十年来致力于塑胶,

下雨荷上门洗车加盟  http://www.adamshiprepairs.com/ydf.shtml
上门洗车已经成为了趋势,只因当代人对便利生活的追求,而且,上门洗车也为消费者节省了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HP纯色在线阅读第9节

    艾瑟琳在等待着看起来很精明的布鲁斯韦恩的联系,她只是没有想到布鲁斯会那么迅速。为了参加韦恩庄园的宴会,她花了很大一笔钱买了一件定制礼服,然后现在她的账户被扫荡一空,她不得不认真进行接下来一个月的开销的规划和调整。原本她计划要买一台天文望远镜,用来观测气层的变化。现在这个计划不得不搁置了——“Sinc

  • 宦官大人亡了朕的国之后第四章

    大竹峰众弟子们对张小凡“询问”完后,便一起来到了后山,迎接尹煦宸的出关。田不易,苏茹和田灵儿早已在了,三人站在一座山崖的前面。山崖崖壁就像是被斧头劈开一般,光滑而无钝峰,崖壁前,还萦绕着丝丝白雾。众弟子都走上了前去,向田不易行礼之后,便都恭敬地站在了田不易和苏茹的身后。张小凡站在宋大仁的身边,看着眼

  • 寻道之新婚过后去上班(9)

    等楼下叶闹灿的法拉利跑车轰鸣而去,付连城从楼道把头缩了回来,转身对着站在门口的叶小晴说。“下午一起去上班吧。”“一起?”叶小晴愣了一下。付连城只有在面对叶小晴的时候,才会浮现出一丝笑容。他笑得很真:“我到现在还没有过一份正式的工作呢。跟你到大集团里长长见识也好。”叶小晴正犹豫的时候,边上的柳下惠则是

  • 武侠之老子是大雕在线阅读第7章

    经过前几天的这一番闹腾事情总算有了一个交代,节目的录制耽误的可不是一星半点!直播也恢复了正轨。直播开始的一瞬间观众数量如瀑布一般涌了上来,上万条弹幕瞬间刷屏!“终于开直播了,等的我花都谢了”“就是啊,节目组一点不在乎观众,不在乎流量吗?”“求求节目组做个人!”“希望节目组给一个解释。”“对,我们需要

  • 英雄联盟之逐梦传奇破碎星空(求红票和收藏)

    “嘿嘿,这头俄罗斯肥猪起码240磅,一个顶别人两个,足够那些僵尸分了!”对面的队伍中出来两个囚徒,小心谨慎地观察着秦伦,上前搬动契科夫的尸体。一人拖着一只脚,将他扔到了甬道和基地大厅的拐角处,在那里正有众多的僵尸,朝着三具联邦军人的尸体围拢过去。加上契科夫以后,这四具尸体堪堪堵住了七米左右的甬道口,

  • 十代掌门之借你个火

    池宥辰招呼晟易:“易哥,嘀咕啥呢?”“‘齐桓公好服紫,一国皆服紫’是什么意思?”晟易这话是对着万俟世说得,被无视这种情况池宥辰已经习惯了。“你问我?”万俟世不解。现在的自己可是斯帝安斯的倒数第一,晟易这个倒数五十都比自己“强”。晟易耸耸肩,“老师让我问的。”齐舒告诉自己:万俟世一定知道,不信你去问问

  • 病式精神病在线阅读第十章

    幽静的房间,烛火噼啪作响,光芒摇曳,窗外漆黑一片,似有风声。一个小女孩步伐蹒跚,似乎刚刚学会走路,脸颊吃的胖嘟嘟的,口中咿咿呀呀,‘哥哥’,‘哥哥’的叫着,不远处一个小男孩盘腿坐在肮脏的地板上,嘴巴撅的很高,像是受了什么委屈。小女孩跑到他身边,软软的手攀上哥哥的小臂,天真的目光看着男孩,甜甜的说:“

  • 凌天剑意在线阅读第七节

    一群躺在地上毫无形象可言的男女喘着粗气,那个年轻人还在拿着从秦莫车子上抢到的鸡腿啃着。旁边一个还算漂亮的女生在一边看着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在场的每个人都差不多两天没吃饭喝水了,还要时时刻刻的躲避丧尸,晚上也睡不好。每个人都是又饿又渴又累又困,这会看到年轻人手中的鸡腿,眼睛都要绿了,一个个的吞咽着口水。

  • 万古神君吕布成圣战神出

    “这是?”吕布一脸疑惑的看向了华亮,这块石头上的威压连他都感到了一阵阵的压力,而边上的秀儿,张辽等人,更是满头大汗,不得不连连后退,一直退出门外这才脸色好看一点,而华亮自身就是神级统率,还有樊梨花护佑,再加上战神之魂的主人,三层效果,到是没受影响。“这就是我的机缘,也是你的机缘。”华亮笑了笑,开口缓

  • 网王同人——曾经年少梦在线阅读知己知彼

    温晴醒来的时候,已经将近中午了。她穿上衣服,洗了把脸,就去找边坤。边坤的房间很热闹,他正在指挥一些工人把温晴的十个模特搬进房间,还有他另外购买的一些东西,进进出出很多人。温晴故意没有跟边坤打招呼,躲在门外偷偷看。边坤把所有的工人师傅都送走,走进房间开始观察那些模特,盯着看了两分钟,自言自语的说:“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