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男配自有女配疼通文训言

作者:云非邪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在沛城?”四人惊呼。

“自从朝廷势弱,通文堂再无力管控江湖,便慢慢收拢门人减少在江湖上走动,防止以前的仇家伺机寻仇。如今留在沛城的通文堂只不过是一个幌子,用来掩人耳目,真正的通文堂早已隐匿暗处了。”神算子捏着胡子娓娓道来。

淳于南追问道:“不在沛城那在哪儿?”

神算子唉声叹气:“小鬼你这又是何苦,找到通文堂知道了血渊教情报,也不过是去送死。老夫念在与你们相识一场,实在不忍心看你们几个年纪轻轻就丧命,何况还要连累红娘。”

“丰县。”庄众突然冒出一句。

“众哥你说什么?”一旁的黎思问道,神算子转头奇异地盯着庄众。

“通文堂就在丰县。”

“哦?小兄弟你怎么这么确定?”神算子似笑非笑。

庄众忽然笑道:“本来我是瞎猜的,现在看先生神情,看来有七八分把握。”

“丰县地处清江边,北上东京,南下各府,东出大海,交通便利,流动人口众多。所谓大隐隐于市,既要搜集四方情报,又要藏匿行踪,没有比丰县更好的地方了。我想,通文堂应该不是躲避仇家离开沛城,而是一直就都在丰县,沛城的通文堂确实只是一个幌子。”

“精彩!精彩!江湖上多少能人异士想找通文堂都没找到,居然被你一个小娃娃猜到了。”

“真在丰县?”淳于南大喜,“老神棍你快说,通文堂到底在丰县哪儿?”

“哎,命中定数,命中定数啊!”

黎思拉了拉庄众的衣袖,偷偷夸赞道:“众哥你好聪明!”庄众嘿嘿一笑:“聪明个鬼,我是听算命的说他常吃这儿的豆腐,诈他的。”

黎思睁大眼睛,随后捂住嘴咯咯直笑。

傍晚,神算子带一行人出客栈,往城西走去。神算子说通文堂就在城西的济悬医馆,平日以医馆做掩护,看病售药,实际上打探消息,搜集情报。

庄众赞道:“居然打着医馆的幌子,就算知道在丰县,没神算子指路,也断然找不到。”

“不好!”神算子突然大叫。

城西方向,火光冲天,按照神算子的说法,正是济悬医馆的位置。

医馆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人,站在周围议论纷纷。从他们口中得知,从发现大火到现在,医馆没有一个人逃出来,恐怕都已经遭遇不测了。

神算子拉着众人走出人群,往城外走去,淳于南急道:“老神棍你干嘛,不想办法救火往城外走干嘛。”

“火烧这么久,人要是死了早就死了,救了也白救。”神算子环顾四周,确定没人才低声道:“我刚在医馆隔壁墙壁上看见一个‘书’的图案,旁边一个箭头朝南,这是通文堂的暗号,说明通文堂已经撤离城外,留在那儿也没用,我们现在就出城。”

“那为何从北门出去,箭头明明朝南啊。”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你懂不懂!”

在城外树林中果然又发现了通文堂暗号,神算子沿着暗号来到一座破败的庄园。刚到门口,两只冷箭直射面门,辛红娘眼疾手快,持剑打落暗箭,一把把神算子拉倒自己身后。

“徘徊青史断得失,洞悉是非明祸福。”神算子站在辛红娘后面念出两句诗。

“古今诫言!是自己人。”两边阴暗处走出两个人,一见神算子大喜:“师伯,你可回来了。”

师伯?怪不得神算子对通文堂这么了解,原来他本身就是通文堂的人。

神算子忙上前道:“川飞、西度,发生什么事了,通文堂怎么被人一把火烧了,你们师傅呢?”

“师傅受了伤,正在庄园里面疗伤。”

“快带我去!”

两个通文堂门人吩咐暗处的弟子继续戒备,然后带着神算子等人进入山庄。一个青衣书生静坐在大堂中央,盘膝坐地,双目紧闭。

“师弟!”神算子一见青衣书生疾步上前。青衣书生闻声睁眼,见到神算子面露喜色:“师兄!”

“师弟,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到底是什么人袭击了通文堂?”神算子见青衣书生脸色苍白,唇无血色,体内真气紊乱,伸手替他把脉,发现经脉受损,五脏六腑皆受到重创。

“我的伤暂时还死不了,这几位是师兄你的朋友?”青衣书生对着辛红娘等人道。

“这几位是我在路上认识的好友,那位是你师嫂。”神算子附在青衣书生耳边轻声说道。

青衣书生闻言哈哈大笑,不料引动伤势,咳嗽不止,吐出数口鲜血。

神算子连忙拍拍青衣人后背:“他就是你们要找的通文堂堂主纪书晏。”众人上前拜见。

“师弟,我们通文堂如今虽然势弱,但也还是朝廷机构,什么人这么大胆,敢摧毁通文堂?”

纪书晏手捂住嘴不停咳嗽:“是血渊教。”

“又是血渊教!”淳于南等人面面相觑,想不到在丰县又碰到血渊教。

神算子冷静下来道:“通文堂地处中部,血渊教在北方,素无瓜葛,为什么要对付我们?”

“因为通文训言。”

“通文训言?”神算子心一紧,“难道是为了上古秘闻?”

庄众问道:“通文训言是什么?”

神算子解释道:“通文堂当初成立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替朝廷管理江湖门派,稳定民间势力,第二个是搜集编纂历朝历代事迹,以供皇室研读,了解兴衰。之后在搜集过程中前辈们意外发现了许多关于上古的秘闻,由于未知真假,不敢直接交给朝廷阅读,于是将这些秘闻单独汇总记载在一本书上,就是‘通文训言’。后来上代堂主也就是我师父修书一封将‘通文训言’编纂的始末和书中简要交给当年负责教导皇帝的古太傅,古太傅看了信以后认为此书毫无根据,纯属鬼怪神话,就未曾要求通文堂将此书上交朝廷。”

“但是‘通文训言’上记载的事情年代久远,虚无缥缈,连皇室都不要,血渊教为什么要抢这本书?”

纪书晏突然脸色红润,略带兴奋道:“本来我也以为前辈们所记载之事乃纯粹是传说,但是十九年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令我对这本书中记载的真假产生了动摇。”

“十九年前?莫非是...”神算子迟疑道。

“正是天降神器!”

辛红娘惊呼:“天降神器?这不是传说吗?”素女门也对此事略有耳闻。

“并非传说!十九年前的一个晚上,泰山上空中毫无征兆地出现了一团光团,远在百里之外的人都能看见,光团在泰山上空盘踞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分成一红一白两道光芒飞向云端消失。据说当年在泰山看见光团的人都修为大进,有的甚至一日之内晋升了一级,大家都以为是神迹,不少人甚至当场磕头跪拜。”

听到黑白二光,庄众和黎思看向淳于南。

“此事过后,天地间的灵气总体上明显比以前浓郁了许多,当年众多地级高手认为是上古遗留下来的神器出世,得之必定修为大进,天下无敌,最后连许多隐世的高手都纷纷出山寻找。但是自从黑白两道光芒消失后再无踪影,几年下来没一人找到,此事也就慢慢淡了下来,再后来也无人提及了。”

“当年我也跟许多江湖人士一样,到处寻找,毫无结果之下我回到通文堂中,想到门中秘藏的‘通文训言’,于是我找出来翻阅,果然让我在书中找到线索!”

“什么线索!”

“神界的线索!”

“什么?”神算子吃惊,“神界只不过是上古遗传下来的神话,传说修炼之人达到天级之后便可沟通天地,飞升神界。但是数千年来,从未听说过有谁能成神的。”

辛红娘也是不信:“不要说飞升神界了,就是天级高手都没再出现过。”

“书中记载,几千年前天地发生了一场浩劫,天崩地裂,神界与凡界连接断开,导致天地灵气逐渐稀薄,修炼再难登天。后来有人发现了上古诸神遗留下来的神器,借助神器里的力量可以修炼到天级,飞升神界,之后天下掀起了一股挖掘神器的热潮,可惜好景不长,上古神器,毕竟数量有限,在最后这几千年中再也有出现过神器。”

“真是匪夷所思。可是血渊教是如何知道的?”

纪书晏沉吟道:“当年古太傅在一场政变中被政敌安上通敌罪名处死,后来新帝登基为他平反,将他的遗物送回哈雪城老家中,哈雪城正地处北方,我猜测那封书信很可能混在遗物中被血渊教得到。”

“血渊教深信泰山光团是上古遗留神器,对此志在必得,听闻他们这些年四处查探,到处寻找神器下落。‘通文训言’中记载了前人研究神器以及如何利用神器修炼的记录,血渊教现在要夺取这本书,我相信神器已经很有可能落入他们手中了。”

“那就给他们吧,血渊教心狠手辣,势力庞大,一本书闹的通文堂差点覆灭,不值得。”神算子规劝纪书晏。

“万万不可!师兄有所不知,血渊教主幽毕亭野心极大,早在五年前出关,一出关就连杀三个地级高手,如果再让他得到‘通文训言’,修为登天,再无敌手,天下将陷入血海杀戮中。”

“难道天下没人能制止的了血渊教和幽毕亭?”辛红娘看了眼黎思。

“从血渊教抢夺‘通文训言’来看,幽毕亭应该还是地级后期,现在能抗衡血渊教的只有正义门。”

“正义门是一个秘密门派,以除奸伏魔为己任,但是近年来甚少在江湖露面,门主钟千诺恐怕是除了幽毕亭外当世唯一的地级后期高手。”

淳于南上前道:“前辈,晚辈与血渊教有不共戴天之仇,想再请教血渊教具体的情报。” 神算子将几人和血渊教的恩怨说给纪书晏,纪书晏刚要开口,门外传来一阵笑声。

“哈哈,通文堂成了丧家之犬后,居然学人躲在这破山庄中做缩头乌龟,害得我好找!”

‘砰’一声,大门被打烂,两个尸体被扔进来。

“川飞!西度!”

两人正是在山庄口把守的两名通文堂弟子。

延伸阅读

音乐时间KTV加盟  http://www.dijital-imza.com/bte3.shtml
音乐时间KTV加盟详情音乐时间KTV是利用特许加盟的模式发展连锁,成为量贩式KTV连

优米优OMYO加盟  http://www.dijital-imza.com/px1d.shtml
优米优OMYO自行车很新一代自行车揭开了传统自行车改革的序幕,也推动了自行车使用第二

蒙佳粮油加盟  http://www.dijital-imza.com/b0yv.shtml
蒙佳粮油加盟详情内蒙古蒙佳粮油工业集团是国家级和内蒙古自治区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

鑫星渔具加盟  http://www.dijital-imza.com/nfdf.shtml
鑫星渔具是碳素溪流竿、海竿、台钓竿、手竿、手杆等产品生产加工,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

卡布依女装加盟  http://www.dijital-imza.com/ucya.shtml
卡布依是以设计开发、生产、营销为一体的女装服饰企业。“求实、创新、超越”是企业的发展

思创优学创客教育加盟  http://www.dijital-imza.com/bk2i.shtml
思创优学(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创新教育的整合服务平台。为教育行业提供融

颐佳爱家纺加盟  http://www.dijital-imza.com/b6ab.shtml
浙江省颐佳爱家居用品有限公司占地面积总厂2000平方米,织造分厂5400平方米,家纺

美肽加盟  http://www.dijital-imza.com/dhya.shtml
美肽洗洁精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

合利加盟  http://www.dijital-imza.com/djon.shtml
合利精密刀具供应各种机械刀片,引用进口材料,品种多、规格全、质量优,主要品种有:1.

九龙朝加盟  http://www.dijital-imza.com/dcif.shtml
九龙朝汽车用品总部尊崇“踏实、拼搏、责任”的企业精神,并以诚信、共赢、开创经营理念,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自帝落时代开始一盘没有下完的棋

    第一章一盘没有下完的棋扬州,又称广陵,自隋炀帝开凿大运河以后,便成水陆交通枢纽和盐运中心,“江淮之间,广陵大镇,富甲天下”,若论富庶,扬州之地称第二,恐怕天下无处敢称第一。可惜时移势易,唐末的大变乱造就了无数枭雄,却也使得繁华古都扬州遭劫,杨行密先后与毕师铎、孙儒大战于扬州,所谓战乱,有战必有乱,扬

  • 大清皇后日常火遁·豪火球之术

    “李坏,你没事吧?”鸣人关切的问道。“没事,嘿嘿”,我傻笑着回答。鸣人看着我傻傻的笑容,突然间沉默下来,凝视着我,不知道在想什么。从他不羁的眼神里,我看到了感动,喜悦、心塞。。。想想也就释然了,或许我是第一个对他这么好的吧,九尾之事让他受尽了冷暴力,孤独,寂寞,侮辱,一切的一切压在他小小的肩膀,很难

  • 末世星帝之永不合作(10)

    同时大骂:“贱人,都怪你,这下好了,我们破产了,看你还拿什么买奢侈品。”被打的姜惠蓉连忙捂着脸大哭:“你怪我?你刚刚少说了吗?”这场吵闹似是拉开了刚刚那些为了讨好林雪若,从而怎么羞辱人怎么对林筱恩的人心底的绝望。同时那些人纷纷放下高贵的架子,跪在林筱恩和陆冥修面前祈求:“陆总,求求您放我们一条生路吧

  • 今朝可待之劫亲风云

    渡濑晶。“啊……”丹棱突然大叫,从梦中醒来。她稀里糊涂地察看四周一一发现自己仿佛正躺在一顶喜庆的花轿里。关键的是,她还身披大红喜庆的彩凤霞帔,这该不会是要嫁人的节奏吧?天葵听见了自家小姐的惊呼,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急忙撩开轿帘,问道:“小姐,你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吗?”丹棱被这突如其来的问候吓得半死,

  • 我永远喜欢在线阅读第四章

    骆羽是非科班出身的演员。他在某985名牌大学读一冷门专业的二年级时,因在学校的文艺汇演上演了个小品被某有名无市的导演相中出演他一电影的男主角,继而缀学出道的。他自出道以来,一直发展不顺,那部电影是他的处女作,也是他的高光时刻,然而却因题材敏感被禁,没在市面上流通。之后他饰演的角色戏份都不重,譬如主角

  • [快穿]炮哥他在找孩子在线阅读第七章

    “碰碰!”楚窈站在自己的新宿舍门口,轻轻地敲了两下门。“……”刚刚还闹腾的宿舍顿时安静。一会,楚窈便等到了人开门。“谢谢。”礼貌致谢后,楚窈就翩然走进,直奔自己的床。“……哎呦。”“人家真不愧是新晋校花!这一会功夫就勾搭上了教授!”正在收拾东西的楚窈手上的动作一顿。刚刚那句话……好么,她承认自己是勾

  • 穿成忠犬他主子(穿书+快穿)寄人篱下

    传闻当今皇上知道林国亡国,要将婚约作废,可孟知羡不肯,皇上认为……孟知羡要继任大统,未来母仪天下之人绝不能是一个亡国人!所以孟知羡放弃储君之位,允诺有生之年不再继任孟国皇位,这才保住婚约。十一岁她嫁与孟知羡,至今没有过夫妻之实,所以也不曾为孟知羡生个一儿半女,这也是她在孟国不受待见的原因之一她知道娶

  • 求生欲让我选A[穿书]第九章在线阅读

    会飞的鱼摸到的竟然是一件白色的法剑,6级的白色法剑攻击是12-16。几乎跟法杵攻击差不多,作为一个输出型的职业,会飞的鱼真想把这把剑给扔了,不过要等换装备了再说。“好啦,飞鱼,等杀了下个精英怪我摸个好点的给你。”秦冰安慰他道。“你确定你能摸到?”会飞的鱼抬头看着秦冰。“你以为**是你家开的啊,法剑不

  • 带着庄花去穿越[快穿]下一次

    雅典公馆,塞罗尔律院里公用图书馆,同时也是一个会议厅,冬焱的表彰大会就在这里召开。暖黄色的灯光照亮着大厅。冬焱无心听着校长的演讲,在偌大且充满人的会议厅里寻找着熟悉的人。这时一只手拍上了他的肩膀,用着玩闹的语气说到:“嘿,大英雄,怎么不好好准备领奖,乱看些什么?”冬焱转过头一看,竟然是秋荨。冬焱正准

  • 我家娘子有挂人小腿也短

    苏恬愣愣的看了他几秒,忽然笑了:“左队长真的名不虚传。”“恩。”左锋毫不客气的接受了她的称赞,然后斜眼扫她,冷冰冰的说:“长的再嫩也成年了,安全意识都没有?这里是你能来的?”还有孙晓芸,明知道这里有多乱,还敢带她来!今天是他刚好出现,下次呢?还能这么幸运吗!“我……”苏恬知道他是好心,可这语气也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