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洪荒:我冥河,以杀证道在线阅读第8节

作者:证道能手 来源:飞卢小说网

走出季斐然的办公室,梁柯心感到大仇已报,心情格外舒畅。沐浴着阳光。享受着微风,一身轻松。

电话的铃声传来,接通,就听见一个女人悲惨痛苦的哭声。

梁柯心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单煜诚母亲叶以彤的号码。在确定没有接错电话的情况下,梁柯心的心脏咯噔一声想。

难道……她竭力避免自己往不好的方面想。

“叶阿姨?您别哭呀,出了什么事情啦。您说出来,我们一起想办法。”梁柯心贴心地安慰着叶以彤。

“柯心,你快来医院吧,医生下达病危通知书了……”

病危通知书?几个有分量的字眼让梁柯心的大脑一片空白。叶以彤剩下的话语,梁柯心全然没有听到,只是告诉自己要立马赶到医院。

打了半天的出租车,不是满员就是不顺路。

时间不等人,梁柯心顾不得那么多,死命地狂奔。

红绿灯口,一辆迈巴赫鹤立鸡群,里面坐着季斐然。

梁柯心走后,季斐然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要求他回家一趟,有事情商量。

没有想到在这个关口还能碰到梁柯心。大太阳那么毒,只见小姑娘早就跑得气喘嘘嘘,脸色刷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反光镜中,季斐然再次看到了梁柯心的双眸,梨花带雨,分外妖娆。

梦境再次出现在眼前,一切都是似曾相识的样子。心脏猛地一紧缩,竟然有点心疼的感觉。

本想下车喊她上来,载她一段。可是想着办公室的场景,怎么都不愿意叫她了。好像看着她难受,被太阳晒,能够得到快感似的。

转换路线,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慢悠悠地跟在梁柯心的后面,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刚才那个倔强的小丫头瞬间换了个人。

纽顿医院,梁柯心早已经累的虚脱。这里距离季斐然的公司大概有20分钟的车程,梁柯心竟然只用了半小时就跑到了。

8楼是特别加护病房,住的都是情况比较严重的病人。

单煜诚就住在这层。追到医院,季斐然的心中了然。给院长打了个电话,马上了解到单煜诚得现状。

单煜诚再次昏迷,叶以彤瘫软在走廊里面哭得歇斯底里。

梁柯心故作坚强,擦干泪痕,勇敢的走到叶以彤的身边,拥着她给她安慰。

好半天,叶以彤才恢复过来,医生从紧急手术是里面出来,满头汗珠。

不过好在,单煜诚得生存意识比较强烈,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从死神的手里面把他给救回来了。

叶以彤和梁柯心喜极而泣,相拥相抱。

看着加护病房里面的单煜诚,脸色没有丝毫的血色,安静地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梁柯心的心就隐隐作痛。她发誓要不惜一切代价,为单煜诚寻找合适的骨髓。

单煜诚的好哥们,梁柯心的二哥梁慕睿也抽空来到医院看望单煜诚。陪了好久,见他没事了,才带着梁柯心回家。

梁慕睿看着活泼爱说的妹妹,此时闷闷不乐,很是心疼。

忍不住宽慰她:“橙橙,煜诚福大命大,看在你的面子上,老天爷也不会忍心收走她的。”

梁慕橙是梁柯心小时候的名字,后来上学登记户口的时候被马虎的资料员登错的名字,索性就改成梁柯心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似乎都忘记了这个名字,只有梁慕睿会在梁柯心难过的时候用这个名字叫她。这是属于他们兄妹之间的名字,每次都能把梁柯心逗开心。

季斐然回到家中,心情也很不好。自从父亲娶了继母,他就很不愿意回到那个家中。

延伸阅读

无念无道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eplent.cn/6yfa.shtml
“我日…我穿越了?”阎方揉着眼睛,捧着手机,消化着脑海里的记忆。阎方本来是一个地球人

不要和外星人说督主府日常2  http://www.eplent.cn/nuul.shtml
殷喜的效率非常高,只是一盏茶的时间,清淡而丰富的膳食便摆满了桌子,殷喜站在桌边,面容

星空下的血战孤男寡女  http://www.eplent.cn/n0ft.shtml
她可没有闲暇的时间陪这个男人坐在这里干耗,毕竟李氏可是给她分派了很多活儿,若是被李氏

一期尼教你做哥哥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eplent.cn/xx12.shtml
“哈哈,没错。对那等废物出手的确会玷污你合哥的手的。”听及张合的话,那问他的两人顿时

美漫之星际争霸在线阅读睡衣掉了  http://www.eplent.cn/sgo3.shtml
最近公司收购了广东的一家电子公司的股份,董事会决定对广东片区的管理层进行调整。我这个

快穿之反派女神之鉴宝金瞳  http://www.eplent.cn/a9nn.shtml
叮叮叮,手机响个不停,林潇起来看了下,只见万界淘宝系统收到两条信息,一条是来自张三丰

鬼侦社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eplent.cn/nchz.shtml
连城是南方的城市,十月的一天,秋风送爽,丹桂飘香,太阳也收敛了自己火辣辣的光,朵朵白

暴富的一百种姿势第一章  http://www.eplent.cn/ucyq.shtml
十九年弹指一挥间,沧海桑田。琼烈都城红塔一时间热常非凡,各国的使节、商贾纷纷云集于此

异形之使命召唤之女逃犯(5)  http://www.eplent.cn/6psq.shtml
牛大叔吧嗒了一下烟枪,吐出了一口酝酿故事前奏的浓厚烟雾,打趣道:“卡蒙,估计你连本格

天马西游记在线阅读七皇子请自重  http://www.eplent.cn/p94v.shtml
林氏有点紧张地看着沈将军,“将军,怎么办啊?”“正好我与七皇子说清楚吧。”沈将军自认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殿下莫怪之蓬莱山(9)

    蓬莱山,在东海之滨,离九重天还有好些路程。我与重泽一路飞驰,却见头上时不时飘过几朵祥云,看来,也是一同去赴宴的仙僚们。我不禁有些感叹,沐木如今是混的风生水起,我和重泽却仍旧是孤家寡人,无人问津的主。重泽眉眼弯弯的看着我,嘴里含着笑打趣道:“不如我成你的主,你成我的主,我们两个将就下吧?”我嗔笑着看着

  • 地球文化宣传局之洛察·雷德(4)

    晨光渐熙,几束阳光穿过透薄的紫色纱帘在屋内留下斑驳的光明.屋内装饰并不十分奢华,却也不低调简陋,高床软被,长桌圆凳、茶几盆景等一看就价值不菲,屋内一切摆设极其有讲究,色调柔和相辅相成,看起来非常舒适。此时浅紫花纹的软床上躺着一个长发已被小心翼翼梳洗干净的少年,眼目禁闭似在长眠,除了脸上还有些结痂痕迹

  • 大魔物语在线阅读第1章

    “爸,我不想这样”少年哭泣着对自己父母喊道,然后转身跑开。“刘飞,你要走出去,就别回来了”沧桑的中年人对着前方严厉的喊道,然后捂着脸叹气。“阿飞,你快回来,妈给你做好吃的了”贤惠的中年妇女转身说了句,便拿着厨具继续烹饪。“刘飞,你还爱我吗”少女含着眼泪像是对着前方询问着。画面一转。嘟、嘟、嘟、一辆装

  • 末路神使逆天改命

    九阳山下凡是能站人的地方早已经在几个时辰之前就已无立锥之地,而周边十里范围之内客店更是人满为患,只求亲眼目睹两大绝世强者的巅峰之战。一袭青衫,一柄长剑,一道孤影立于山颠!“师父,问茫茫人世间谁与争锋,孤身寒,红颜不语心愈寒。唯有武道是徒儿能够维计这身皮囊的资本,而今除了九绝阎罗刀未曾露锋谁又能抵我七

  • 我有神级飞行棋三清神诀

    于轩背着母亲回到小山村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把母亲放在床上,轻轻拉上门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中,坐在床上盘腿沉思。今天的经历仿佛让他长大了几岁一般,母亲体内冒出的强大玄气,青色的巨龙虚影,神秘的珠子,还有母亲被打伤时鲜血上脑的冲动。“今后一定不能再让人伤害到娘亲了,我的娘亲,我的家人,都不能让他们受到

  • 修无情道后我怀崽了回程

    五天以后祁曜一行人就打算启程回部落了,启程前一天林清心血来潮去逛了逛集市,没想到竟然遇到了面粉果。当时他看见一个长得像椰子的果实被切开一半,那一半露出满满白色的粉末,林清好奇走过去看,走到摊位上,沾了一点粉末尝了尝,有点像面粉的味道。林清还不是很确定是不是面粉,要证明是不是面粉要看能不能发面做成面食

  • 网游:我开局召唤牛魔王第5章在线阅读

    “馨姆?馨姆你在吗?馨姆?”娜姆边敲边喊。但是门里一直没有动静。娜姆有点起疑了:安静的有些反常啊。“风之力!开!”娜姆使用风魔法将门打开而后推门而入。“馨姆!”娜姆发现房子里空无一人:馨姆,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娜姆在房间里四处搜寻,希望找出一丝蛛丝马迹。一丝也好啊。娜姆心想:馨姆肯定是出事了!一般她

  • 文娱大玩家第六章

    这!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一幅画!谁看了都会心神荡漾,难以自持!沈榆只觉得一股热血往脑袋上冲,她静静地停了动作,深呼吸了几下,这才忍住扑上去的冲动。正当她幻想着这样那样的时候,秦暮深睁开眼了。可他第一眼看到的是沈榆的手机。“沈榆,手机给我。”他说着,朝她伸出一双漂亮的手。沈榆眨眼:“干,干什么。”“……

  • 玄幻都市之神人降世在线阅读第6节

    “麦维,我是骷髅会的格林。”格林长得粗犷而张扬,声音中透着一股坚定之意,“我最近听了太多次你的名字,每一次听到都像是在打我们骷髅会的脸。我对你和乔哈特之间的恩怨不感兴趣,他是个不上道的杂碎,我向来看不惯他,不过有帮里的老家伙护着他,我拿他也没什么办法,死在你手里也算罪有应得。但是,骷髅会的名声是我和

  • 一觉醒来我变成了仙二代在线阅读第一节

    晨曦的阳光柔柔的投进窗内,从优质的布料做成的窗帘的缝隙间钻进了房间,照亮了这有些昏暗的房间,也播洒到了这房内最大的物体——床上。阳光缓缓爬上了床头,敷到了床上的男子的面庞上。这个男子俊朗,英气,很有男人范,只是到了这时,这个男子似乎依旧在熟睡中,紧闭着双眼。忽地,他的眉头一阵轻轻的颤动,似乎在梦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