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网游之末世战魂在线阅读第四章

作者:我是一块好冰 来源:17K小说网

在黎明即将到来之前,夜色最为黑暗,此时也是偷袭的最佳时机。

极弱的光线下,宇智波止水悄然睁开眼,血色猩红的写轮眼朝黑暗深处望去,深秋时分,蛇蚁虫蝇早销声匿迹,但此刻,黑暗的深处,隐隐约约有轻微的响声传来,仔细聆听,似乎是树叶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

“止水队长?”卡卡西无声潜伏到止水身旁,他右手握住刀柄,天青色的右眼紧紧盯住前方。

宇智波止水又聆听片刻,点点头:“是敌袭,我去侦查,你……跟我一起去。”原本想让卡卡西去通知族人,但转念一想,止水决定还是将卡卡西带在身边,他快速结出影分身,让其去通知族人做好战斗准备。

打了个手势,止水和卡卡西如灵猫一般潜入黑暗之中。

两人潜行没多久,就看见前方人影幢幢,一眼望去数量极多,止水初步估计了下,不下百余人。

目力极佳的卡卡西已经看清前方人的护额形状,他对止水轻声道:“是雾忍。”

写轮眼观察片刻,止水道:“他们正在重新组队。”

“这些雾忍身上并没有战斗痕迹,看样子,他们是绕过了前方的防线出现在这里。”卡卡西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极佳的战斗意识和分析。止水对卡卡西的认知又多了一分,他道:“他们能避开日向一族的白眼,看来队伍中有高明的感知型忍者。”

“也许不止一个感知型忍者,雾忍这次出动的人数超过了百人,里面似乎还有不少上忍,看来他们对这次突袭志在必得。”卡卡西目光极快的从雾忍身上掠过,意图找出感知型忍者,片刻之后,他摇头,雾忍人数太多又服饰统一,在没行动之前,无法判断。

止水仔细看了看雾忍,提醒道:“卡卡西,过一会你跟在我身后,不要离开太远,这一次的战斗会很艰苦。”

卡卡西点点头,从雾忍们细微的动作中可以看出,这些雾忍都经受过战火的考验,他们每一个动作都不存在体力的浪费,看样子这次战斗确实会很辛苦。

“他们动了。”止水皱眉,雾忍们队伍重组完毕后,共有两个班的人员位于最前方,这两个班左右各有一个班作为护翼,看样子,当先的两班人员就是侦查队伍,感知型的忍者也必然在其中。

能避开日向一族的感知型忍者,也会第一时间发现宇智波的存在。

“卡卡西,我们要先出手,干掉最前面的两个班。”止水轻声道,他摸出苦无身形欲动。

卡卡西一把抓住止水:“队长,你看,最前面的那个雾忍,他拥有日向家的白眼。”

原来如此,难怪这群雾忍能绕开日向家的防线。止水默默点头:“我来,你先潜伏着。”他突然瞬身消失在原地。

全力以赴的瞬身术,让卡卡西吃惊不已,他悄无声息拔出背后的长刀,准备随时支援。

“有敌人!”拥有白眼的雾忍青第一时间察觉异常,身子朝后快速退去。

果然不能小觑白眼。止水突然出现在雾忍身旁,冰冷的苦无割开其中一人的咽喉,随即瞬身消失,下一刻,他已经出现在左侧,轻轻贴了张起爆符在一名雾忍身上,立即又瞬身消失,在他消失刹那,起爆符猛然爆炸,在黑暗中炸出一团明亮的火球。

雾忍的惨叫,爆炸声响起,拉开了厮杀的帷幕,后续赶到的宇智波一族迅速投入战斗之中。

鲜血飞溅,金属相交之声连绵不绝,在经过最初一阵的慌乱,雾忍在抛下十余具尸体后,开始结队和宇智波一族形成漫长的拉锯战。

火遁虽然在水遁下处于劣势,但在写轮眼面前,忍术无所遁形,雾忍的水遁并没有起到原本的作用。

“写轮眼,他们是宇智波一族。”感知型忍者青大声喊道。

游离在雾忍身边的止水皱眉,这名感知型忍者太过危险,必须要杀了他。他身子一闪,下一刻就出现在青的面前,锋利的苦无划出一道流畅的线条,割向青的喉咙。

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当——”的一响,一柄古怪的刀挡住了止水的苦无,下一秒,刀身展出卷轴,卷轴上密密麻麻的术印。

写轮眼猛然收缩,止水看了眼持刀的忍者,这名忍者头顶被绷带包裹,独眼,头发和胡须捆成束状,那一只眼睛闪动着野兽般的光芒。

“爆!”一声断喝,刀身猛然涌出火光,瞬间裹住了止水。

“甚八大人!”青心有余悸地摸着咽喉,血丝渗出。

无梨甚八裂开嘴露出一抹残忍的笑意:“喂,那个宇智波小子,我知道你还在,快给我出来!”

止水一步踏出,突然出现在青的身后,他左手飞快甩出数枚手里剑。

又一个身影忽然闪现,他拦在手里剑前面,任由这些手里剑射入身体,他举起双手猛然一抖,指尖出现的液体忽然如子弹一般射向止水。

借着瞬身术,止水避开这一击,皱眉望着护卫青的两名忍者。

“满月大人!”青语气充满了庆幸,他看了两眼止水道:“两位大人小心,他的瞬身术很快。”

“老大,你来还是我来?”无梨甚八转动着刀柄。

鬼灯满月露出尖锐的牙齿:“这小子动作很快,你的爆刀不一定能炸到他。”

无梨甚八发出一声不明所以的笑,他忽然身子快速闪动,飞快的加入到宇智波族人和雾忍的战团中,一刀不分敌我横扫而过。

原本和宇智波族人战斗的雾忍一见无梨甚八,各自大惊失色,急忙抽身后退。

“快闪开!”止水朝族人大声吼道,他瞬身出现在无梨甚八面前,与其目光相对,写轮眼突然转动。

无梨甚八的动作蓦然出现停顿,他眉头皱起,仿佛有什么东西干扰了他的判断。

写轮眼——幻术!

鬼灯满月双手一甩,朝止水射出数十枚液体,他下一刻闪身出现在无梨甚八的身旁,一手握住爆刀,轻念一句:“爆!”

轰的一声巨响,此次爆炸规模远超方才,火光冲天,尘土飞扬,震得周围的雾忍和宇智波族人纷纷抽身后退,避免被波及。

“止水队长——!”草间失声惊叫。

栗彦眯着眼,这爆炸的规模还不至于伤到止水,只不过,其他的宇智波族人……

烟尘渐渐消散,鬼灯满月提着解开幻术的无梨甚八站在远处,两人凝神观望片刻,齐齐面色变得十分难看。

四面土墙凭空升起,虽然被炸得摇摇欲坠,但最终还是保护了里面的人。

“土遁?”鬼灯满月皱眉,“宇智波一族不是擅长火遁吗?这等规模的土遁,眼前这一群小鬼能使出来?”

巨大的裂缝慢慢延伸,一面土墙轰然破裂,里面的人现出了身形,在数名黑发黑衣的宇智波族人之中,一个银发少年正单膝着地,努力调整着呼吸。

无梨甚八冷笑一声:“是那个银发小鬼干的吧。现在的小鬼可真不得了,老大,将他们全杀了吧。”

鬼灯满月望着土墙内单膝着地正在大口喘气的小鬼,目光又移到出现在远处的宇智波止水,他忽然觉得眼前一花,蓦地止水就出现在土墙之中。

“甚八,准备雾隐之术,这一群宇智波的小鬼,必须要全歼,不然等他们成长起来,肯定没有我们容身之处。”鬼灯满月冷冷地道。

那个会瞬身术的宇智波,幻术也相当厉害,要是再让他这样来去自如,他们这支队伍将全军覆没。

无梨甚八点点头,朝周围的雾忍连连打着手势,薄雾从雾忍口中喷出,几秒之后开始蔓延,渐渐地,所有人的身影都开始变得模糊,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卡卡西,你没事吧。”止水扶起卡卡西。

勉强站了起来,卡卡西摇头:“没事,一时脱力。”他环顾四周,见身边的宇智波族人并没有受到爆炸的波及,他缓了口气,幸好赶上了。

被卡卡西所救的宇智波族人面色难看而尴尬,他们有心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如何表达。

目光平视着渐起的浓雾,止水轻声道:“这是雾忍的雾隐之术,在这样的浓雾之中,写轮眼的视觉会被阻断,只有日向家的白眼,才能在浓雾之中看清敌人。”

“雾忍之中,那名感知型的忍者有白眼。”卡卡西倒抽了一口凉气。

止水点点头:“这就是棘手之处。”

“队长,我们现在都看不见雾忍,怎么办?”一名族人问道。

耳边传来零星的叮当声及惨叫,让止水眉头紧锁,要施展豪火球之术蒸发雾气吗?还是暂时撤退保存实力?

“队长,我们都聚在一起?”另一名族人建议。

“不行,如果我没猜错,刚才那使柄会爆炸的刀的忍者应该是无梨甚八,而另一个指尖能射出液体的忍者会水化之术,极有可能是双刀鬼灯满月。”止水飞快的分析着,“双刀鲆鲽会释放出巨大的查克拉球,如果我们聚在一起无疑于一个巨大的靶子。”

“止水队长,如果我们能及时发现敌人的行踪。”卡卡西沉吟着道,他望着越来越浓郁的雾气,抽了抽鼻子,血腥味愈发浓重,看样子形势不妙,他道:“我的忍犬,可以起到预警作用。”

略一思考,止水朝卡卡西点头,趁卡卡西结通灵之术召唤忍犬时,他对其他几名宇智波族人道:“将忍犬分配到每个班上。”

嘭的一声,卡卡西召唤出八名忍犬,他简单说了部署,八名忍犬随即跟在宇智波族人身旁,在忍犬的带领下,宇智波族人四下散开去支援同伴。

“卡卡西,你刚才查克拉消耗太大,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止水轻声道。

卡卡西道:“止水队长,你是要去对付无梨甚八和鬼灯满月?我来做掩护。”

止水看了眼卡卡西,见他神情平静而坚决,他苦笑了声:“那你自己当心,我不一定能保护得了你。”

卡卡西垂目低声道:“我的雷遁会克制鬼灯满月的水化之术,止水队长,我不会成为你的累赘。”

“卡卡西,我只是不希望有人受伤或死亡。”止水叹了口气,也许,他这略显优柔寡断的性格并不适合当队长。

“队长,他们过来了,左前方十点方向。”卡卡西提醒道,遮住左眼视线后,他对于气流方向和气味愈发敏锐。

深吸一口气,止水从后背拔出短刀,视线为零导致写轮眼的幻术无法施展,看来只能拼体术和忍术了。

卡卡西跟着拔出长刀,飞快地道:“他们变方向了……正前方,还有十五米!”声音哑然截止,他的情报已经提供完毕。

十五米距离于止水实在太近,他瞬身突击,短刀带起长长的火焰,消失在浓雾之中。

切了声,卡卡西疾步跟上,前方浓雾也掩盖不了的火光,如明灯吸引着周围的雾忍接近。

“拦住雾忍,不要让他们干扰队长。”宇智波草间高声道,此时止水施展的是日晕舞,这是一种以瞬身之术配合短刀挥舞形成飞舞的火焰之刃发动的剑术,对敌人会形成极大的杀伤力。

浓雾之中的厮杀声骤然变得急促激烈,其中夹杂着忍犬的低吠声,此起彼伏。

几个起落,卡卡西已经来到止水和无梨甚八的交战处,凭着瞬身术,止水的短刀并不和无梨甚八接触,他游走在无梨甚八身边,借助短刀上的火焰,对其形成伤害。

两人交手不过数秒时间,但无梨甚八在止水的瞬身术下,几乎无法躲避,他身上出现数道血痕,显得极为狼狈。

卡卡西紧紧握住长刀,鼻翼微动,意图找出鬼灯满月的踪迹,忽地,他朝止水厉声道:“队长,小心。”

他话音未落,只见数条水龙骤然出现,从四面八方朝止水扑去。

借着卡卡西的提前警示,止水瞬身避开这数条水龙的攻击,他落地站在卡卡西身旁,心中极为吃惊,卡卡西的洞察力几乎能和写轮眼相提并论。

水龙哗的声化作水流渗入到地面,鬼灯满月皱眉出现在无梨甚八的身边。

“老大,看样子你的潜行术不行啊。”无梨甚八嘲笑道,“被一个小鬼看穿了。”

“闭嘴!”鬼灯满月满脸戾气,目光在卡卡西和止水身上来回移动。

“止水队长,我只能拖住鬼灯满月二十秒。”基于鬼灯满月的身手,卡卡西做出估算。

“啊,足够了。”宇智波止水微笑道,看样子,卡卡西真是一个值得托付的部下。

无梨甚八听到两人对话,咧着嘴:“老大,你被这银发小鬼小瞧了。”

鬼灯满月瞪了眼无梨甚八,拔出苦无:“你拖住那个会瞬身术的,我先杀了这小鬼。”说着,他忽然冲了过来,左手一甩,数枚液体子弹射向卡卡西。

短刀横拦,火焰骤然涌现,液体子弹和火焰相撞,发出滋滋的声音,子弹被消弭于无形。

止水沉声道:“当心他的水化之术。”

话未说完,无梨甚八的刀已经斩向止水,刀身上的卷轴刹那展开,朝止水卷来。

止水连连后退,避免卡卡西卷入爆炸,百忙之中,他抽空看了眼卡卡西,只见鬼灯满月和卡卡西已经战成一团,卡卡西灵敏的闪躲着鬼灯满月的液体子弹。

“你分心了。”无梨甚八的卷轴已经围住止水,他低喝一声:“爆!”

飓风肆虐,原本浓郁的雾气刹那席卷一空,炙热的空气让人呼吸不畅,无梨甚八睁大了眼睛,想看看止水是否被爆炸卷入。

“你太慢了。”一声低语,止水毫发无损的出现在无梨甚八的背后,短刀划出,火焰迤逦,极其美丽。

狼狈的闪躲着,无梨甚八心中颇为绝望,瞬身之术,在眼前这名宇智波人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鬼灯满月和卡卡西交手数次,心中极为恼怒,眼前这银发小鬼身手敏捷,并不和他正面交锋,如一只蚊子怎么也拍不死,他突然抽身,双手快速结印水遁水乱波,数道水波自口中射出,朝卡卡西喷去。

卡卡西接连翻身,被迫和鬼灯满月拉开距离,右眼微眯紧紧盯着对手双手的动作。

又来了!眨眼之间,鬼灯满月双手连连挥舞,液体子弹如密雨一般朝卡卡西激射。

长刀回旋护身,如此多的液体子弹,卡卡西根本避无可避,刀光如瀑布一般闪现,只听见急雨一般的响声,水花飞溅。

鬼灯满月咬着利牙,这小鬼的刀术超出他的想象,如此多的液体竟然被他全挡开了,看样子,必须要使用高级忍术,他飞快结印水遁大瀑布之术。

卡卡西长刀点地,右眼观察到鬼灯满月正在结复杂的手印,空气中的湿度急速增加,是水遁之术,怎么办?他突然掀开护额,露出血色猩红的写轮眼。

正在结印的鬼灯满月手不由一顿,眼前这银发小鬼居然也有写轮眼,难怪他和宇智波一族结队而行,不过,这小鬼马上就要终结于大瀑布之术,他凝神结着最后几个手印“……戌-已-申-卯”,双手突然向前推出,巨大的漩涡自双掌间涌现,巨大的瀑布肆意奔腾,朝卡卡西涌去。

这般大的动静,早惊动了止水,他看眼,厉声道:“卡卡西,快闪开,你接不下的。”他双眼三勾玉急剧旋转,捕捉到卡卡西的残影,竟然扑向了那瀑布。

就在止水分神的一刻,无梨甚八的卷轴忽然灵巧的裹住了两人,独眼闪动着危险的光芒,无梨甚八裂开嘴露出残忍的笑容:“爆!”

轰的一声巨响,火光乍现,爆炸声连绵不绝,朝四面八方传去,这惨烈的爆炸声,惊的附近的雾忍和宇智波一族纷纷住手,朝这边扑来查看究竟。

而卡卡西身子早在鬼灯满月结印停顿的刹那,就扑了出去,半空之中,他双手结印:丑—卯一申——千鸟!

水波横流,阻断了鬼灯满月的视线,在浓雾之中,他听到嘈杂纷乱的鸟叫声及隐隐闪动的淡蓝色光芒。

那是什么?鬼灯满月皱眉,难道那小鬼躲开了大瀑布之术?这个念头刚起,下一刻,卡卡西已经出现在他面前,极快的速度让他的身影在鬼灯满月眼中几乎成了虚线。

右手持千鸟,凭借着写轮眼,卡卡西咬着牙猛然朝鬼灯满月突刺。

危急关头,鬼灯满月身子一闪,正要化作水形,骤然之间,他浑身颤抖,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是雷遁!这小鬼居然会雷遁!他手上的忍术——难道是A级?

右手突刺**鬼灯满月的左腹,卡卡西正要拔出,忽然觉得手腕一紧,伴随着清脆的骨折声,剧痛自右手腕闪电般传来。

就在他突刺的瞬间,鬼灯满月也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力之下,卡卡西右手腕应声而断。

半声惨叫被卡卡西压抑在喉咙之中,无法拔出右手的他,当机立断左手挥刀朝鬼灯刺去。

同归于尽?鬼灯满月心头急跳,面对这银发小鬼身上那种狠厉决绝的气势,他竟有几分胆寒,他不由自主松开右手,抽身后退一步,避开这一刀。

忍刀七人众之首居然伤在一个小鬼手上,让鬼灯满月异常恼怒,他顾不得身上伤势,手持苦无朝卡卡西刺来。

长刀勉强一当,卡卡西被鬼灯满月一脚踢中,朝后跌出数米,面对着迎面而来的液体子弹,纵然写轮眼已经看穿其轨迹,但他也无力闪躲,全身的查克拉几乎都用在千鸟上了。

四周仿佛都没了声音,卡卡西垂下双眸,心头竟有片刻的解脱。

也许,一切都结束了。

就在这时,卡卡西只觉得肩头一紧,整个身子被人拎着急速后退,那些液体子弹竟追不上他的速度。

火遁豪火球之术!

巨大的火球消融了那些液体子弹。

“卡卡西,你没事吧。”止水蹲下身来,神情焦急而关切。

苦笑了声,卡卡西道:“队长,你更狼狈。”

止水全身都是被爆炸波及的痕迹,比起卡卡西,显然伤的更重。

目光移到鬼灯满月和他身旁的无梨甚八,卡卡西左手撑刀勉强站了起来:“止水队长,你错失了杀死无梨甚八的良机,现在我们麻烦了。”

无梨甚八全身血迹斑斑,显然刚才和止水的交战,已经让他到达了极限。

止水皱眉不语,面对救命之恩,卡卡西表现的相当冷淡,而他的话,更是指出自己的战术失误,难道卡卡西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性命?

回想起他和栗彦的战斗,及刚才和鬼灯满月的拼命,止水忍不住道:“卡卡西,不要轻视自己的性命。”

“一人丧命,总比两人同时死的好。”卡卡西理智的回答,他耳边分辨着周围的动静,有不少人围了上来,好像是雾忍。

鬼灯满月从怀中掏出一个卷轴,双手结印,嘭的一声,双刀自卷轴中闪现,手持双刀,鬼灯满月凝神结印。

止水闭上眼睛轻声道:“别天神。”话音落,他睁开双眼,写轮眼中的三勾玉突然变化,连接成型勾画出诡异的黑色形状。

鬼灯满月的双刀合并成鲆鲽,两个圆孔忽然散发出气体,然后整个鲆鲽整体发光,查克拉在其上聚集成光球,嘴角扬起尖锐的笑容,鬼灯满月厉声道:“鲆鲽——解放。”

巨大的光球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之中朝天空爆发出去,在半空中猛然爆炸,蓝色的查克拉如烟花一般消散。

露出一丝冷笑,止水目光移到无梨甚八身上,只见无梨甚八忽然转动手中的爆刀,卷轴瞬间裹住他和鬼灯满月,爆炸随之响起。

这突如其来的内杠,让赶来的雾忍大吃一惊,他们落在爆炸点旁边,一时不知所措。

止水目光轻轻一扫雾忍,写轮眼猛然转动:“别天神!”话音刚落,他整个人瞬身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现在雾忍身边,如收割水稻一般,右手机械的划过雾忍的咽喉,血雾喷薄而出,妖艳娇娆。

不过数秒时间,十余名雾忍已死在止水的苦无之下。

双眼扫向不断赶来的雾忍,止水瞬身消失又立即出现,每次掠过,都有一名雾忍倒下,那源源不断的雾忍被止水目光扫过后,都停下动作呆立原地,如失去灵魂的躯壳,任人宰割。

写轮眼!卡卡西看的不寒而栗,连右手的剧痛在此刻也无法感知,止水的瞬身止水的写轮眼,在这一刻,宛如死神一般。

不断悄无声息倒下的身影,让后面赶来的雾忍越来越惊惧,终于在青的一声无比恐惧的叫喊声中,雾忍惊醒过来,他们停下脚步,望着地面上层层叠叠的尸体,神情几近崩溃。

结束了!止水疲惫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如此多的尸体,应该能威吓住雾忍下一步动作了。

宇智波族人也随后赶来,看见数量如此之多的死者,似乎也被震住。

“队长,您没事吧。”草间纵身上前,扶住止水,神色焦急,“队长,你是不是用了那招?”

无力的点点头,止水苦笑着:“我知道不能用,这不是没办法嘛。”

望着止水恢复黑色的眼睛,草间皱眉不已。

浓雾渐渐消散,一线阳光透过云层洒落,尸体上带起一层光晕。

雾忍和宇智波一族分别站在阳光的两侧,双方面对数量众多的尸体,一时皆无声息。

就在这时,爆炸点传来轻微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只见一道水形身影慢慢站起最后化为人形,竟是鬼灯满月,他右手夹着无梨甚八。

刚才的爆炸,两人居然死里逃生,这确实出乎了止水的预料。

“满月大人,甚八大人。”雾忍急忙从鬼灯满月手中接过昏迷不醒的无梨甚八。

鬼灯满月扫了眼残存的雾忍,已不足三十人,这一战损失已超过三分之二,他目光落在爆炸点旁的尸体上,纵目望去不下四五十具,鬼灯满月最终目光定格在止水身上:“是你干的!”

不等止水回答,鬼灯满月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止水,宇智波止水。”

“瞬身止水。”鬼灯满月扬起一抹冷笑,“你的写轮眼,当真让我大吃一惊。”他摸了摸左腹被洞穿的伤口,鲜血依然不断渗出,他已无再战之力。

“那个银发小鬼,你叫什么名字?”鬼灯满月目光穿过宇智波的人墙,能在他身上留下伤口的忍者,总该知道下他的名字。

宇智波族人面露惊诧,他们纷纷侧身,让开一条道路。

左手撑刀保持着直立,卡卡西一字字道:“旗木卡卡西。”

“旗木?”鬼灯满月皱眉,这个姓氏并不常见,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木叶白牙?”

“……正是家父。”突然被外人提到父亲的名字,卡卡西沉寂冰冷的心也是一跳。

鬼灯满月颇为意外:“难怪,今日我大意,输在宇智波和旗木的手上,也不算冤枉,但愿下一次,战场还能相见。”他挥挥手,带着残余的雾忍保持着戒备队形缓缓撤退。

“队长,追击?”宇智波部问道。

止水摇头:“不,打扫战场,尽快抢救伤员,各班统计死亡人数。”胜负已分,何必徒增死伤。

不能乘胜追击,让宇智波部颇为遗憾,在草间目光示意下,他不得不将止水的命令传达到各班,一时间,宇智波人都忙碌起来。

跌坐于地,卡卡西紧绷的神经这才稍稍放松,顿时,断手之钝痛立即感觉鲜明。

“卡卡西,你没事吧?”帕克蹲坐在卡卡西面前,被召唤出来的它并没有马上回去。

“你们没……受伤吧?”卡卡西勉强问道。

帕克摇摇头:“都没事,我让它们都先回了,倒是你的手,现在怎么办?”对于卡卡西为何会和宇智波一族在一起战斗,也让帕克不解。

“放心……接上去就……好了。”最后两个字,明显痛的变了声。

面对卡卡西的逞强,帕克颇为无奈,它扭头看着忙碌的宇智波人,回头道:“卡卡西,我叫布鲁出来,带你回村子。”

抬头望着走过来的止水,卡卡西摸了摸帕克的头:“没事,你去吧。”

感觉到有人接近,帕克回头看了眼,又看着卡卡西。

“去吧,你也累了。”卡卡西忽然弯弯双眼。

没觉出止水有恶意,帕克又无法违背卡卡西的意愿,它最终点头:“那你当心点。”啪的一声,消失在原地。

止水原本匀速的脚步,在卡卡西忽然露出笑意时停住,第一次,他看见这个少年露出笑容,发自内心,如此弥足珍贵,让人好像从心底感觉到温暖。

“止水队长。”卡卡西拉下护额遮住写轮眼,不解止水为何露出一副诧异的表情。

止水回神,快步来到卡卡西身旁,他蹲下身子检查了下卡卡西的断手,扬声叫道:“良左,你过来下。”

不多时,宇智波良左来到止水身边,他双手迅速摸过骨头断裂处,抬头道:“队长,伤势太重我不敢动手,我建议立即将他送到本族大营处,那儿有医疗忍者,可以接上断骨,避免残疾。”

最后两字让卡卡西眼皮一阵急跳。

止水望着卡卡西苍白的面色,他沉声道:“我送他过去。草间,良左,这里交给你们,尽快给伤员做初步处理后也送到本族大营。”

“队长。”原本正在忙碌的草间闻言疾步来到止水身边,低声耳语:“队长,不要感情用事!”

止水目光冷如冰霜,他亦压低着声音:“如果伤的是宇智波,你也是这么一句话?”

感受到止水接近暴怒边缘,草间闭上嘴,退开一步朝卡卡西道:“卡卡西,你能等一会吗?和我们的伤员一起去本族大营?”

如此巧妙而阴冷的问话,让止水只觉得冰水从头浇到脚底,他瞪了眼草间,一言不发扶起卡卡西,结印瞬身消失在原地。

“队长——!”草间失声大叫,他已失去了止水的踪影。

良左拍拍草间的肩膀:“草间,无论如何,卡卡西毕竟救过我们族人。”

草间沮丧的垂下头:“良左,队长在犯错误,他没有将宇智波放在第一位。”

“嘘!你疯了,这话也是你能说的。”良左一把捂住草间的嘴巴,他紧张的左顾右盼,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他这才放下心来,低声道:“止水队长的为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太心软才会导致这种情况出现,等这次大战之后,他只会和我们一起行动,你不必担心。”

草间亦压低着声音回答:“他这次的举动,落在长老们眼中,你说会是什么结果?”

良左似想到后果的可怕,他大声道:“所有人,抓紧些,我们要尽快和本族汇合。”

在良左和草间的催促下,宇智波族人草草打扫了战场,抬上伤员朝宇智波本族落脚点急速前行。

而此时,止水早已带着卡卡西走远。

“伤……十二……死……十五……”

急行之下,止水一时并没意识到卡卡西在说些什么,还以为是破碎的□□声,直到这银发少年重复了第三次,止水才豁然明白,卡卡西正在告诉他这次战役宇智波一族的损失。

就在和鬼灯满月说话的片刻,卡卡西已经确认了宇智波一族的损失,这一份敏锐细致,在战场上,让人敬畏。

“卡卡西。”惭愧的叫着银发少年的名字,止水感慨万千。

刚才草间如此明显的表现,卡卡西如何能不觉察宇智波对于外人的冷漠无情,但这少年却不在意,反而设身处地替他考虑,银发少年用面罩遮住了感情,但他每一次的话语和行动,都让人无法忽视其中的宽容关切。

强忍着断手之痛,卡卡西依旧断断续续地道:“冷静……队长……”

“我知道,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止水回答,扶住卡卡西,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少年身体正在轻微颤抖着,不知是断手之痛还是写轮眼的后遗症。

不知不觉,止水的瞬身术已达到一个惊人的速度。

延伸阅读

欧瑞雅加盟  http://www.laser-surgery-plus.com/ywg4.shtml
欧瑞雅陶瓷工艺品位于风景秀丽,人才辈出,举世闻名的瓷都---景德镇。公司依托景德镇众

欧克加盟  http://www.laser-surgery-plus.com/d22j.shtml
欧克泳装总部经销批发的童装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

洗衣大妈加盟  http://www.laser-surgery-plus.com/6sq0.shtml
洗衣大妈诞生于上海,是上海昊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属连锁洗涤服务品牌。现代城市不断发展

艺德工匠门窗加盟  http://www.laser-surgery-plus.com/2kl.shtml
艺德工匠门窗隶属于佛山市艺德工匠门窗科技有限公司,引进了意大利飞幕、德国意美吉全自动

赛凯隆石英石面材加盟  http://www.laser-surgery-plus.com/slnn.shtml
赛凯隆石英石面材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广东中旗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

威洁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laser-surgery-plus.com/6q4q.shtml
上海为洁清洁设备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研究、开发、制造、销售自动洗车设备及汽车美容相关产

东禾壁纸加盟  http://www.laser-surgery-plus.com/gbdm.shtml
东禾壁纸可按客户设计及要求生产各种功能性壁纸(如防火,防霉等效果壁纸)东禾壁纸以其精

卡斯曼加盟  http://www.laser-surgery-plus.com/yuhp.shtml
卡斯曼床上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床上用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

法克本道男装加盟  http://www.laser-surgery-plus.com/xftd.shtml
法克本道男装成立于2003年,是欧美企业在大中国地区指定牛仔裤生产制造商之一,十多年

幻城机械密室加盟  http://www.laser-surgery-plus.com/s4rq.shtml
幻城机械密室是真人密室逃脱项目,相对于传统的网络游戏来说,多了更多的真实感,体验一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仙路霜华冷第三章在线阅读

    大魏江北域华阳郡漠河镇!镇内东南角有一山庄坐落于此!庄门牌匾上写着四个大字!苍劲有力!铸剑山庄!今日铸剑山庄,显的格外喜庆!庄内下人和管事脸上都挂着笑容!庄内主屋里一中年妇女正为其眼前男子换衣!妇女一身缟素衣裳,虽已四十余岁,依旧风韵犹存!妇人面前男子,身材高廋挺拔,一身青衣长衫,站那如同松竹般,给

  • 他的小奶猫之试探(10)

    李丞相着实眉头涌动的好不担心。可是巫马炎那提手一挥,勃然大怒的不容再议的样子,也令他实在不敢再次进言呐。刹那间,便只闻得厮打声阵阵。卫东和沈海都是巫马炎的贴身护卫,是皇宫大内一等一的高手。这宫内,还未曾棋逢对手呢!李丞相忧心如焚的看着南泽与他们交手,只为他捏一把冷汗。只见,南泽一个凌空飞步,一个漂亮

  • 傲娇君后第4章在线阅读

    由于这种惩罚用刑具是特制的,即使是即将突破后天的华跃龙也不能轻松的承受此刑罚,最终,在华跃龙几近昏厥的情形下终于挺过了鞭刑,而华天河在华跃龙受刑中全程都是阴着脸,放置在后背的手握紧了拳头,眼中透露出一丝寒芒。虽然自己对于自己儿子比较严厉,但是从华跃龙上学后,自己就再也没有罚过他了,即使练武时,也是以

  • 吞天神帝之下葬

    “哎呀!一不小心劲儿用大了,你们快去看看他受伤了没有啊?”李风忙对贺修几人道,表情有些夸张。其实哪里用得着李风提醒,就在蔡少冲飞出去那一刻,其他四人就已尝试着追上去,将他拦下来。可是由于速度相差太多,最终只能眼睁睁看着蔡少冲撞到了墙上。除了贺修,其余三人都跑到被墙体压着的蔡少冲那边,小心翼翼地将其刨

  • 江湖谣之无声刀第二章在线阅读

    既然准备好在米国和倭寇的登月计划上捣乱,张以诺便准备搞一波大的。“系统,恒星级星海飞船的载重是多少,有没有武器?”张以诺问道。“恒星级载重飞船的载重为250吨,荷载120人。”“恒星级星海飞船附带武器为无人歼击机6驾,C类星战机甲两台。”“中小型防御激光炮56座。”“十驾D类战斗建设两用型自动机器人

  • 凡人仙传第7章在线阅读

    叶槟梧冷笑,这么能装?要是在二十一世纪,这影后的奖杯非她莫属!“哦?你只是一个小妾,家主还没说话你插个什么嘴?再者说,你们都说我废物,那么请问我这废物怎么可能把一个绝世天才,朱雀世家的“骄傲”给打伤?”叶槟梧冷笑,雨罗啊雨罗,你还是太嫩,毕竟…你永远也改变不了你是个小妾,是踩着原主母亲的尸体才当上的

  • 天下之人皆为神失忆蝴蝶

    我想我知明白宁孜澜的坚持,他觉得感动会变成爱,我曾经也这样以为着,可是事实却比什么都具有说服力。最终我还是没有把想说的都说出来,我不敢正视我的内心,有那么一瞬间,我因为他的坚持而窃喜,可我却不愿意给他任何承诺。“这个周末有时间吗?”“有啊,怎么了?”“我周六过生日。”“哦,我会来的。”我有些尴尬,不

  • 仙医帝妃在线阅读第一章

    一阵阵如针锥般的刺痛自脑袋里传来,唐垣闷哼一声,悠悠转醒。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风景秀丽的山水,晚霞余晖静静地洒落在湖面上,飞鸟低鸣,在画舫周围飞旋环绕,像极了山水画。画舫四周绘满了茶花,十八位妙龄女子分列两排,腰间执剑,立于画舫上。人群之中,有一位身穿鹅黄绸衫的美妇。那美妇面目含煞,神色冰冷,一副拒人拒

  • 海贼王之农民也疯狂穿越

    结果,一直到最后,我也没有等到他。在意识彻底沉入黑暗之前,君莫笑这么叹息着。…………“通往凹凸星球的飞船即将起航,请各位乘客做好准备。”“通往凹凸星球的飞船即将起航,请各位乘客做好准备——”“通往凹凸星球的飞船即将起航,请各位乘客做好准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get!各位乘客准备好——飞船,起航了!

  • 武侠大佬们在线阅读第六章

    容亦跟着剑诀运转心法的时候只觉得水到渠成,几乎没有任何阻碍或瓶颈。尤其是随着心法筑基深入,容亦竟能感受到体内慢慢开始聚集成真气,心法运转越强,真气凝聚越甚。而随着真气的壮大,原本脆弱的筋脉、肌肉、筋骨被真气牢牢包裹住。原身这具身体十分娇嫩,皮肤光洁无瑕吹弹可破,而现在,可以说这看似弱不禁风的身子,实